特價書籍
香港書城
精確搜尋 找書說明
   
基督教書店
基督教書店
     enquiry@hkbookcity.com phone 25588233 whatsapp 55421483 香港書城粉絲團  

太平洋的大歷史:偉大航海家這樣改變了自己和東西方的文明與國家命運
作者: 約翰.鄧摩爾(John Dunmore) 
譯者: 楊晴
出版社: 大是文化
出版日期: 2017/09
頁數: 288
尺寸: 17x23
ISBN-10: 9869481159
ISBN-13: 9789869481151
書城編號: 1298375
 

原價: HK$113.00 現售: HK$107.35 節省: HK$5.65
(購買 10本以上 9折, 60本以上 8折)

買
沒有現貨, 訂貨時間約需 7-12 天

簡介
◎太平洋為什麼叫太平洋?沒人見過「南方大陸」,為什麼大家甘願冒死也要找到烏托邦?
◎想來亞洲,走陸路即可,歐洲人何苦要搏命繞遠路航海?
◎中國人穿越太平洋,歷史只剩片紙隻字,為什麼歐洲人這麼做卻決定歷史走向?
◎麥哲倫的偉大之處是?庫克船長什麼島都沒發現,為什麼他最偉大?

人類都上太空了,但此時,我們卻最該了解這些航海之王創下什麼歷史。
因為,在思想最苦悶的年代、貿易與財富停滯的年代、君王貴族把持政治的年代,
平民們憑著對烏托邦的想像,開創了輝煌的事業,成為英雄、把自己寫入大歷史。

本書作者約翰.鄧摩爾是太平洋航海史權威,他曾找回並翻譯了佚失兩百多年的《拉彼魯茲航海錄》──證明釣魚臺自古不屬於中國。

他在高齡90多歲寫下本書,書中從徐福騙秦始皇、慧深弘法開始,航海家追尋所羅門王寶藏、加勒比海盜怎麼變成太平洋上的航海王,評述歐洲強權的地理大發現,如何強行改寫了亞洲各國歷史、也改變了歐洲人的命運。

◎海的盡頭有人嗎?太平洋連名字都還沒起,航海家勇闖汪洋的動機是:
秦始皇派徐福找長生不老藥,發現傳說中的蓬萊島,顯示徐福曾經到過哪裡?導致他第二次出航之後再也不回來。

南北朝劉宋時期僧侶慧深出航宣揚佛教,詳述自己去過「扶桑國」(不是日本)和「紋身男之地」(美洲,證據是……)。

土耳其阻斷歐亞貿易,西、葡找海路取代威尼斯
哥倫布、麥哲倫為了尋找通往印度的貿易航線,抵達美洲、發現太平洋。
哥倫布的誤解和麥哲倫的形容詞,讓英雄們前仆後繼投入冒險旅程。為什麼?

西班牙資助航海家發現太平洋,為什麼憑此就敢宣稱太平洋是「西班牙內海」,是船快砲凶、還是航海技術?了解西班牙航海家奎羅斯創下的、至今無人能破的最偉大紀錄,你就明白人家憑什麼霸占太平洋。

◎太平洋不可能空蕩蕩,偉大航道上「必有」南方大陸
人類對於「對稱」的著迷,導致世人篤信(現在看來)很荒謬的事:
與巴黎倫敦遙遙相對的地球另一端,有個對蹠點,一切東西都和巴黎倫敦
相反……這麼扯的動機,讓勇者冒死出海驗證人類的猜測。

荷蘭人繼起爭霸,勒梅爾、塔斯曼接任航海王
麥哲倫海峽遭獨占,荷蘭商人勒梅爾被迫卻找出通往太平洋的更安全航線;塔斯曼找不到南方大陸,但證明澳洲是一個島、發現紐西蘭。
你知道這些意外旅程對世界貿易的貢獻嗎?

◎太平洋原本阻絕東西方,如今卻主導東西方國運
英女皇替海賊王撐腰,讓兩位海賊王德瑞克、丹皮爾封爵拜將,因為
德瑞克奉命劫掠敵艦、狂掃西班牙殖民地,幫國家清償外債,於是獲封爵士;
丹皮爾五度遠征,官拜皇家海軍上校,劫掠無數,還救回魯賓遜「本人」。

最偉大航海家與傳說終結者──只有庫克有資格說:「太平洋沒這些島嶼。」
英國船長庫克3次遠征改造了太平洋地圖,不僅畫出澳洲輪廓,還掃除許多舊迷思:證明南方大陸不存在、破解傳說島嶼的存在之謎。為什麼大家都信他?

庫克之後最偉大的航海王:消失的拉彼魯茲
拉彼魯茲探勘北亞海岸,途經臺灣、澳門、日本,探索韓國東北的韃靼海岸,
堪稱「海上的馬可.波羅」,卻在航至南太平洋後下落不明,為什麼他還把太平洋完整輪廓勾勒出來?

◎刪去幽靈島嶼和大陸之後,歐洲列強主筆亞洲歷史
•太平洋冒險不只造就新英雄,也開創了人類新文明:
魯賓遜漂流記改編自真人真事、所羅門王寶藏證明是假人假事、
《格列佛遊記》連經緯度都標明了,顯示小人國在澳洲,巨人國在日本……
《蒼蠅王》的背景是太平洋小島,作者後來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白鯨記》、《金銀島》、《南太平洋》、《茶花女》、《蝴蝶夫人》……影響力無庸贅言。

•如今的太平洋地圖,因航海家的探索而完備,他們原先尋找的是想像中的南方大陸、虛構的島嶼,卻意外有了真實的地理大發現。從此,西方的貿易船與軍艦,破浪而來橫掃亞洲。

推薦人
知名臉書部落客 一言九鼎的文史筆記
東華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蔣竹山
歷史評論家 公孫策
臺灣海洋大學教授 應俊豪

目錄
推薦序一 地理塑造歷史,歷史改變地理 一言九鼎的文史筆記
推薦序二 《太平洋的大歷史》教我的海洋史二三事 蔣竹山
前言 太平洋不屬於單一國家,各國航海王接力寫大歷史

第一部:海的盡頭有人嗎?航海家勇闖太平洋的動機
第一章 南北朝慧深拔頭籌,為弘法可能到過美洲
第二章 土耳其阻斷歐亞貿易,西、葡找海路取代威尼斯
第三章 西班牙的內海,奎羅斯至今無人能破的紀錄

第二部:太平洋不可能空蕩蕩,偉大航道上應有南方大陸
第四章 地球是圓還是扁?遠方必有個對蹠世界
第五章 西班牙尋找南方大陸,小島建立耶路撒冷
第六章 荷蘭人繼起爭霸,勒梅爾、塔斯曼接任航海王
第七章 英女皇替海賊王撐腰,德瑞克、丹皮爾封侯拜將
第八章 太平洋冒險激起的文學想像

第三部:原本阻絕東西方,如今聯貫各國國運
第九章 英國沃利斯發現的島,法國人找遍天涯海角
第十章 最偉大的航海家與傳說終結者:庫克
第十一章 庫克之後最偉大航海王:消失的拉彼魯茲

第四部:刪去幽靈島嶼和大陸之後,歐洲列強主筆亞洲歷史
第十二章 畫出南極洲的長相,抹掉不存在的島嶼
第十三章 太平洋為何空蕩蕩?姆大陸在何方?
第十四章 太平洋如此這般改變文明與文化


太平洋不屬於單一國家,各國航海王接力寫大歷史

航海探險的歷史,充滿了奧祕和混亂。人們總是會受自身想像力所驅使,努力去探索周遭的環境。無數個世紀當中,艱苦的日常生活、對於陰暗未來的恐懼、生存的希望,使人們夢想著更美好的世界、更肥沃的土地、更安定和平的社會,正如「在彩虹那端的某處……。」(Somewhere over the rainbow)這句歌詞所敘,某處必然有一片更安穩的樂土。
每一代人,都必須在前人已實現或未能實現的基礎之上,構築自己的夢想。無論陸上還是海上的探險家,出發時行囊空空,僅帶著前輩傳承下來的知識,當然也帶著自己的希望。
然而,這樣的知識有多可靠?愛爾蘭僧侶聖布蘭登(Saint Brendan),真的發現了美洲嗎?他真的乘著一艘愛爾蘭小木船航向北大西洋、設法抵達冰島,看到了北美大陸的海岸嗎?當時他已經六十多歲了,為何還要展開這趟艱辛的旅程?其實,他是為了遵循信仰之下的傳統,去尋找聖徒的「應許之地」。
他的這趟旅程包含所有早期探險的元素:必須去探索的燃眉之急——無論是利己還是利人——包含對於未開化島民的道德救贖,也為了普遍提升知識、增廣見聞。結果他發現了充滿奧祕和傳說的奇境,而後人也相信這些地方真的存在,但始終無法再次發現。布蘭登發現的是馬尾藻海(Sargasso Sea,北大西洋中部的一個海域,因海面漂浮大量馬尾藻而得名)和少數島嶼——其中一座島其實只是一隻沉睡中的大魚。這整段歷程都保存了下來,而且經過充分渲染,寫成一部重要著作《聖布蘭登之旅》(Navigatio Sancti Brendani)。

探索太平洋的奮鬥史:神話與探險家日誌
對於旅行的描述與傳述、或多或少被誇大的成就,以及對於這些成就的分析,對航海史的發展都起了重要的作用。這些報導或軼聞,包括現已消失的祕境或島嶼、人類成功創造出理想社會的烏托邦——或以邪惡樣貌存在的反烏托邦。
當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啟程,率先發現了他誤以為屬於亞洲的大陸後,歐洲人、非洲人和亞洲人周遭的神祕世界便忽然擴大了。西班牙人巴爾波亞(Balboa)越過巴拿馬海峽,發現了後來被稱為太平洋的遼闊海洋;這片海洋充滿了希望與危險,世界的歷史也因此永遠改變,若不好好探索它一番,無人願意善罷甘休。
無數水手們啟航,精神與身體都飽受磨難,航程中有不少人死於壞血病或其他疾病,但他們仍舊懷抱著「遠方存在著未知世界」的信念,一直撐到最後。這樣的遠航,可為他們帶來名利、解救自己和別人的靈魂,或為祖國帶來財富,然而大多數時候,他們的探索毫無所獲,只有無盡的海洋。海洋是神祕又刻薄的敵人,不時爆發一連串猛烈、憤怒與破壞性的風暴。
探索結果失敗,理由往往是說不清的。探險家找不到想找的陸地或島嶼,可能是因為早先的報告不夠精確,或發生某種災難,如地震或其他災害,使這些地方淹沒在浪濤之下。這種情況不只在太平洋發生,世界上其他地方亦然。例如,據說布列塔尼的伊蘇古城已沉沒在浪濤之下,根據古老的傳說,每七年一次,在聖誕節前夕的夜晚,可在退潮時瞥見這座古城;也有人說,在寧靜的夜晚,一樣是退潮時分,可在寂靜中微微聽到古城內大教堂的鐘聲。這些傳說已根植於當地的神話,布列塔尼人有此一說:「當伊蘇古城再次上升時,巴黎將開始下沉。」
隨著時間推移,這些神話一再被提起與分析,而無數旅行家和探險家的探索,也讓我們更加了解自己所居住的世界。由於廣闊的太平洋離歐洲太遠,因此它的故事稍晚才登場。
在亞洲和美洲的太平洋沿岸,以及許多太平洋島嶼上,流傳著許多神話,人們對此進行分析並將之拼湊起來,解讀成人類在當地奮鬥的紀錄,而這一切努力,都是為了探索這個世界,以及存在於太平洋的多種文明。
此外,探險家的記事、報告和日誌不斷再版、加註、受到討論。探險家的性格、文化的衝突,以及歐洲人的闖入對當地文化造成的改變;接著發生殖民,隨後當地人決心捍衛自己的文化;而在後殖民時期,基督教傳教士和其他人等,又為當地帶來了變化。上述這些全都被記錄了下來,衍生出大量文獻,隨著新研究領域的發展而持續增長。

航海生活異常艱辛,探尋之地可能根本不存在
本書概述了促使探險家航向這片偉大海洋的信念和希望。在現代,我們可以使用無線電傳輸、聲納設備、各種電子儀器、即時通訊等高科技,連結到世界上的各個角落,因此要體會兩、三百年前啟航探險是什麼樣的感覺,並不容易。
當時,船很小,擠滿了人、動物,還有許多儲藏室。船艙都保留給高階船員,若有科學家隨行,也會保留給他們,但艙內十分狹窄,跟餐櫃差不多大。水手們一人下工,另一人上工,每個人就這樣隨著上、下工,輪流睡在多半由繩子結成、以鉤子掛起的吊床上。甲板下總是潮濕,散發著食物腐臭味和尿臊味,氣氛如此壓迫,因此大家往往偏好到甲板上的某個角落睡覺,躺在一團繩索或舊帆布上。病人在甲板下,患有壞血病或壞疽,倒在破布或髒草堆上,直至屍體腐爛發臭。
在密封罐和冷藏技術皆未完善的情況下,要將食物保存數天非常困難。活體動物,如牛和豬,都養在甲板上的臨時畜欄,需要的時候便一一宰來吃。麵粉和乾燥蔬菜都貯存在倉庫,蟑螂、蟲、鼠因此入侵、大量繁衍,開始在船上為患,直到它們也成了人類的盤中飧,煮成大雜燴——最後每頓飯的主餐都這樣吃。
當發現海港時就可補給生鮮,尤其是新鮮飲用水。壞血病是因缺乏維生素C導致的可怕疾病,不過長久以來,人們都認為這種病是吸入甲板下的惡臭(跟囚犯在地牢中呼吸的空氣一樣糟),以及普遍缺乏「地氣」(land air)所引起的。因此,無論靠港停留的時間多短,船員都會好好把握機會上岸呼吸新鮮空氣,而空氣中往往都有異國植物的氣味和花香,這也使得人們對於遠方「異國情調」之地的想像,越來越具體。
高階船員會藉由測量太陽和月亮的讀數,來確認停靠港的位置。從駛離港口的那一刻起,隨著出發點漸漸從海平面上消失,不確定性就主導著航程。為了找出正確的航道,他們每天都要測讀數好幾次,比較不同人所測得的結果,並記載於航海日誌中。他們在起起伏伏的甲板上工作,這項任務艱鉅又刺激,尤其是空中烏雲密布或暴風雨突發時。此外,海流的強度和力量難以估計,常會使他們偏離航道,因此航海員的計算往往有誤,而每天所做的計算又必須基於前一天測得的結果,誤差便會逐漸累計、增大。所以航海員會樂於在陸地上進行觀測,有時甚至會搭建臨時的天文臺,然後拿出圖表來估計,試著驗證航道,弄清楚他們的登陸點是地圖上已有標示的島嶼,還是首次發現的未知土地。不幸的是,大多數時候,因為先前的錯誤或圖表不精確,他們估計的結果都不太正確。因此,他們當下所記錄、後來呈報的測量結果,大都摻雜了前人所留下的錯誤。
之後,地理學家和地圖繪製家,會詳閱這些船員留下的測量紀錄、航海日誌,試著把他們的報告和那些鮮為人知的區域連結起來。與此同時,水手們會在故鄉的港口、酒館或市集,向任何願意聽他們吹噓的人,說起他們是如何克服困難,在遙遠的他方有了偉大的發現。他們對於充滿異國情調的島嶼、發現的喜悅、這些地方富含的財富等種種描述,都隨著時間的流轉越加誇大,而聽眾的眼界也隨之大開。
其中的一些報告,地理學家可能聽說過,但已受夠事實遭到扭曲,因此將其斥為無稽之談。這些內容慢慢流傳下來,有些作家會從中取材,創作出奇幻的故事,或據此寫出讓讀者信以為真的偽紀實作品。這些作家就是現代記者和現代小說家的鼻祖,但他們創造出來的世界難辨真假,誘使人們在廣闊的海洋中尋找不存在的地方。直到許多年過後,人們才終於繪製出真實可靠的地圖;這是一段緩慢的過程,其間賠上了無數生命、摧毀了許多希望。
本書描繪人們為了尋找不存在或錯置的世界,在太平洋上所展開的探索旅程。書中廣泛檢視了早期探險家所依據的古老神話和傳統,另外也探究促成他們展開航程的信仰動機,尤其是西班牙人,驅動他們的是征服、基督教化遠方住民的希望。隨著太平洋世界在歐洲漸漸廣為人知與談論,那些信念、報告與故事,驅使許多意志堅定的探險家,如英國航海家詹姆斯.庫克(James Cook)。除了舞臺上的探險英雄之外,幕後還有許多科學家、地圖繪製家與作家,他們非常敬業,提供豐富的資訊,滿足家鄉讀者與日俱增的好奇心。

推薦序一
地理塑造歷史,歷史改變地理

知名臉書部落客╱一言九鼎的文史筆記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陸游

《太平洋的大歷史》寫過去五百年「地理大發現」以來,從大西洋逐步探險到太平洋的歷史故事、各地的風土民情,以及人們因探索而對未知的神袐土地,所產生的幻想和文學創作。
魏晉南北朝時代的《水經注》,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地理著作,我很喜歡作者酈道元的一句話:「山水有靈,亦當驚知己於千古矣!」南宋著名詞人辛棄疾說:「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亦如是。」我們訴說了山水的故事,把先民和大海逐漸結合的艱辛歷程說出來,是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的境界。
地理塑造歷史,歷史改變地理。兩本非常暢銷的西方著作《槍炮、病菌與鋼鐵》以及《西方憑什麼》,非常清楚的指出地理資源對歷史的影響。為什麼西方人的文化領先世界?這是因為地中海東側的近東地區地理資源豐富,使人類社會在一萬年前首先進入農業文明,領先世界上其他地區至少兩千年,在起跑點上已勝一籌。
為什麼地理大發現時代,是歐洲的白人去發現別人,而不是別人去占領歐洲?《西方憑什麼》說得清楚,因為臺北飛加州要13個小時,而倫敦飛紐約只需6個小時;大西洋面積小,而太平洋面積大,這使得西班牙人、荷蘭人、和英國人到達美洲的機會,比中國人或日本人大得多,而1492年美洲的發現改變了世界,奠定西方的領先地位。
當然,地理不是決定歷史的唯一因素。1453年,君士坦丁堡陷落於鄂圖曼帝國後,東羅馬帝國許多的學者紛紛逃亡到義大利,他們帶去的許多希臘古典著作,是啟發歐洲文藝復興的直接因素。當歐洲人到印度及中國的通商道路,被鄂圖曼帝國切斷後,給了他們探索海上航線的動力,這便是為什麼哥倫布把美洲原住民,命名為印第安人(Indians)的原因,因為他的目的地是中國及印度(India)。
在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前不久,明朝鄭和曾7次下西洋,當時中國的艦隊和航海技術,遠遠領先歐洲人,為什麼沒有再接再厲、創造出太平洋的大歷史呢?這是因為中國的地理環境因素,塑造出從秦始皇以來的大一統帝國,而天朝上國(編按:周邊國家對古代中國的尊稱)自給自足、豐衣足食,不需要去尋找遠方的蠻邦、與之通商。從明朝中葉以後,中國逐漸內縮、故步自封,與世界漸行漸遠。
《太平洋的大歷史》是一本很有知識性的書,詳細介紹過去五百年來,地理大發現的歷史,以及許多有趣的故事,令人激賞。我在這篇序裡,向大家介紹了地理和歷史的關係,期盼讀者在欣賞這本海洋的大歷史後,也能細細緬懷臺灣原住南島民族,曾經征服了太平洋的歷史。
立足世界、放眼未來,往後的地理大發現,未必又都是白人的故事,如駱賓王所寫的奇文《討武曌檄》令人拍案的結尾:「請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

推薦序二
《太平洋的大歷史》教我的海洋史二三事

東華大學歷史系副教授╱蔣竹山

近年來受到全球史研究風潮的影響,海洋史研究的方法與趨勢有了許多轉變,有學者稱這種研究為「新海洋史」。
首先,這種研究強調由陸地轉向以海洋為中心。其次,新海洋史的特色是,將海洋看作流動的網絡來研究,範圍包括作為通道的水域,以及沿岸港口城市與島嶼。不僅關注長程貿易、人群移動、離散社群及思想文化,也探究人們在這種網絡形成的過程中所發揮的作用。第三則是把近代以來的海洋史,視為西方融入既有海洋網絡,並與當地人持續互動的歷史進程。
有關這方面的代表著作,如大衛.阿布拉菲亞(David Abulafia)的《偉大的海:地中海人類史》(The Great Sea: A Human History of the Mediterranean)、林肯.佩恩(Lincoln Paine)的《海洋與文明》(The Sea and Civilization: A Maritime History of the World)、約翰.麥克(John Mack)的《海洋:一部文化史》(The Sea: A Cultural History),以及羽田正編著的《從海洋看歷史》。
雖然這些海洋史著作內容豐富,但畢竟是寫給學者看的,較不適合一般讀者閱讀。若要推薦一本有上述特色的海洋史著作,過去我會說是菲立普.費南德茲─阿梅斯托(Felipe Fernandez-Armesto)的《大探險家:發現新世界的壯闊之旅》,現在我有了新的選擇,那就是約翰.鄧摩爾的《太平洋的大歷史》。
本書的中文書名雖名為「大歷史」,但比較貼切的翻譯應該是:想像的太平洋探險。本書主要探討15世紀至19世紀間,歐洲人如何探索未知的太平洋,尤其是那塊大家口耳相傳及想像中的「南方大陸」。本書所探討的空間並未涵蓋整個太平洋,主要是以南太平洋為核心。
作者非常擅長說故事,其筆下的太平洋探險史相當細微,書裡出現許多過往不曾聽聞的島嶼探查故事,的確為身處太平洋島嶼的我們,提供相當多的歷史想像。整體而言,全書有以下幾個重點:麥哲倫取名「太平洋」、西班牙人聽聞島嶼寶藏傳說開始探險、南方大陸的想像與探險、奎羅斯遠征的新發現、塔斯曼證明澳洲與南方大陸不相連、庫克船長解開虛構島嶼之謎。
當然,本書不只談及南太平洋的探險,也談到了找尋北太平洋「西北水道」的過程,但篇幅明顯少許多。關於這部分的探險故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讀一讀《大探險家》。
由於本書是以人物為主,按照時序鉅細靡遺的敘述這些探險故事,讓大家了解16世紀至18世紀,歐洲人對南太平洋的島嶼與大陸的迷思,是如何產生、又如何逐步被破除,因此對於一些結構性的歷史變化就不太講究。例如,為何相較於17世紀的探險家,18世紀的人更能破除「南方大陸」的迷思,此處有兩個作者沒有細說的祕密,即經度與壞血病;唯有解決這兩個現實上的問題,才能大幅推動他們的航海計畫。
當這兩個問題獲得解決後,這些開拓者便能航行得更遠,而這也說明了18世紀末,太平洋探索活動加快的動能。唯有明白這點,我們才能理解為何這時期的太平洋,會成為西班牙、葡萄牙、英、法等國恣意競逐的探險場域。
此外,由於本書是歐洲人的南太平洋探險史,若嚴格用大歷史的角度來看,可能還缺乏了地理、氣候、地殼、環境變遷的描述,甚至人類的移動、殖民與帝國角逐的細節,關於這些較為全面性課題的探討,讀者可能就得找唐納德.弗里曼(Donald B. Freeman)的《太平洋史》(The Pacific)來看了。

內文試閱
英女皇替海賊王撐腰,德瑞克、丹皮爾封侯拜將

「海盜行為」(piracy)一詞出現的時間非常早,形容當時人首次利用載具沿海岸航行、甚至冒險到外海之舉。「加勒比海盜」(buccaneers)則發源於加勒比海一帶的島嶼,這個詞是從法文的「boucanier」一詞演變而來,形容獵殺野牛後、將肉煮熟或煙燻起來保存的人。第三種關於海盜的稱呼「私掠船員」(privateer),則是指打劫敵軍船艦的水手,這種海盜行為有時是官方授意的,混合了私營事業與軍事海戰的要素。
法蘭西斯.德瑞克可謂三者兼具,對西班牙人而言,他當然是海盜,一逮到他就會送上絞刑檯。德瑞克所做的無疑是海盜行為,然而他有伊麗莎白一世(Queen Elizabeth)替他撐腰——為了得利,而在幕後操控局面。當他歷經太平洋冒險回國、把贓物堆在她的王座邊後,她毫不猶豫的封他為爵士。
他的出身卑微,生於德文郡的農業區,家境一般,但很快就展現出當水手和航海家的天分。起初,他跟著霍金斯家族(Hawkins,當時英國西部沿海一支聲名顯赫的海上勢力,家族的許多成員都從事「海外商業冒險活動」)到加勒比海從事貿易,同時也希望能碰上西班牙船隻,好攻擊和掠奪,於是就成了海盜,不過算不上是成功的海盜。
為了彌補當不成海盜造成的經濟損失,他獲得女王的許可,以半官方的身分重回加勒比海;從定義上來說,這使得他從海盜變成私掠船員。不過他並未發現期望中滿載財寶的西班牙船隻,為了不賠本,他與一些法國士兵和一群脫逃的黑人奴隸一起上岸,偶然碰到西班牙騾子商隊,便馬上打劫,這又使他成了攔路搶劫的強盜。後來他的財力恢復了,便帶領一隊人下太平洋,目標是襲擊沿海的西班牙殖民地,如果運氣好的話,還能碰到載滿財貨的馬尼拉蓋倫帆船。

德瑞克環球劫掠之旅,幫國家清償外債獲封爵士、海軍上將

他帶領三艘船,包括自己搭乘的「金鹿號」(Golden Hind),以驚人的高速,僅花16天的時間就通過麥哲倫海峽,成功進入太平洋,但此時他的小艦隊卻遭到暴風雨襲擊,其中一艘船因此沉沒,而另一艘船被迫轉回海峽、回到英國。
德瑞克的船被風吹往南,看到一些新島嶼和火地群島的南端。他奮力往北行,狂掃西班牙殖民地,搜刮了大量贓物,而這也顯示出西班牙在太平洋的防禦出現了漏洞。接著他抵達加利福尼亞,這裡可能就是他稱為「新阿爾比恩」(New Albion)的地區——當時加利福尼亞的地圖並不準確,許多地理學家還認為下加利福尼亞可能是座島嶼——他當時甚至可能已到達當今的不列顛哥倫比亞省(British Columbia,加拿大的一級行政區,位於該國最西部)。
這趟航行完成後,他把船裝配好、開始橫渡太平洋。儘管在他所謂的「小偷之島」(The Island of Thieves)與當地人有過不愉快的接觸,在「西里伯斯島」(Celebes)附近又險些沉船,但他還是成功經由印度洋和非洲海岸,環繞了地球一圈。
他帶回了許多黃金,多到凱因斯(John Keynes)在他1930年的《貨幣論》(A Treatise on Money)中寫道:「德瑞克帶回的戰利品,可視為海外投資的泉源。伊麗莎白女王用這些收益清償了全部的外債,還將部分餘額拿來投資黎凡特公司(Levant Company,一家英國特許公司,特許狀由伊麗莎白一世頒發)。」這段著名的評論是有點誇張,但女王確實因此封他為爵士。
西班牙國王當然對這整件事感到憤怒,但兩國之間的關係早就僵若寒冰,因此伊麗莎白根本不在意。任何人只要有本事清償國家的外債,就值得享有加諸給他的一切榮耀。後來德瑞克升為海軍上將,在幾年之後擊敗了西班牙的無敵艦隊,贏得一世讚譽,而全歐洲也都因此認知到西班牙並非無敵,無論是在加勒比海、太平洋還是英吉利海峽。然而,德瑞克也並非戰無不勝:當他再度前往加勒比海冒險時,途中感染了傷寒,在1616年去世,葬於海中。
多年來一直盛傳,他在太平洋航行期間,尤其是在麥哲倫海峽南部,可能發現了新陸地或新島嶼。在美洲以南的海洋如此鮮為人知,地圖資訊又如此不準確的情況下,可以想見,就算航海家找到某些未知的陸地,在他離開後,這些地方的位置依然難以辨識。人們普遍相信火地群島是南方大陸的一部分,事實上,著名的安特衛普製圖家亞伯拉罕.奧特柳斯,在1570年出版的世界地圖,將火地群島清楚描繪成南方大陸的突出部,從地球南端向四面八方伸展開來。
1578年德瑞克在麥哲倫海峽,被那場猛烈的風暴往南吹時,究竟看到了什麼?而德瑞克的航海日誌已移交給伊麗莎白女王,從此再也沒人看過,要判定這件事也變得更加困難。地理學家和歷史學家曾針對世人稱之為「德瑞克之地」(Drake’s Land)、「德瑞克島」(Drake’s Islands),甚至「伊麗莎白」(Elisabethides)的地方做過臆測,然而歲月流逝,始終沒有浮現令人滿意的答案。

德瑞克發現南方大陸,但太平洋中的「小偷之島」到底在哪裡?

那些年裡,有幾本重要的著作出版,最有名的是愛國學者理察.哈克盧伊特(Richard Hakluyt)。如果他是法國人的話,「沙文主義」(chauvinistic,指極端、不合理、過分的愛國主義)一詞,就很適合套用到他那本書名響亮的著作《1500年以來英國以陸、海方式通往天涯海角的重大旅程與發現》(The Principall Navigations, Voiiages and Discoveries of the English Nation, Made by Sea or by Land, in the Most Remote and Farthest Distant Quarters of the Earth at any Time within the Compass of 1500 Yeares)。他居住在牛津,博學而狂熱,1596年德瑞克還在世時,他出版了一本文集,寫到金鹿號之行,但沒明確提到「德瑞克之地」。
幾年後,劍橋大學誕生一位重要的歷史學家塞繆爾.伯恰斯(Samuel Purchas),他從未到離他出生地超過一、兩百英里的地方,但這並不妨礙他為其第一本書取了這樣的書名:《伯恰斯及其朝聖之旅:或世界的關係,以及對歷代已發現之地的宗教觀察》(Purchas, His Pilgrimage: or Relations of the World and the Religions Observed in All Ages and Places Discovered)。不管怎麼說,畢竟我們在自己的書房裡就可以四處旅行了。在1625年,他又在另一本書中展開他的「朝聖之旅」,即向哈克盧伊特致敬的《哈克盧伊特.普羅米修斯,或伯恰斯及其朝聖之旅:包含英國人及他國人的海陸旅行世界史》(Hakluyt Posthumus, or Purchas His Pilgrimes:Containing a Hystory of the World in Sea Voyages and Lande Travells by Englishmen and Others)。
伯恰斯對於德瑞克之旅的印象,來自於哈克盧伊特的著作,內容也不太精確。他在書中描寫傳聞中德瑞克停泊過、找到新鮮飲用水和營養蔬果、碰到友善島民的島嶼,這些都是粉飾過的細節。
第三部紀實錄——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其重要性高得多——出現於1652年,即法蘭西斯.佛萊契(Francis Fletcher)的《包羅萬象的世界》(The World Encompassed)。佛萊契曾擔任德瑞克遠征隊的牧師,這本書是德瑞克的侄子根據佛萊契的日誌所出版的,書中大致同意以上兩本書的說法,但清楚而肯定的表示,德瑞克曾到達火地群島的最南端,證明它是島嶼,而非許多製圖家所以為的那樣,屬於南方大陸的一部分。
根據佛萊契的說法,這是「那整群『島嶼』中最大的海角或岬角……『南方』看不到任何『大陸』或『島嶼』」。德瑞克發現這點後,顯然太過興奮,倒在地上伸出雙臂環抱自己的身軀。有這樣戲劇化的舉動也不為過,畢竟有了這一發現,歐洲製圖家終於不必再於美洲以南,畫上南方大陸了。
他真正登陸的地點在哪裡並不清楚,可能是亨德森島(Henderson Island),或正如大家猜測的一般,是一座火山島,而這座火山島從那時起就消失了,後來構成「帕克托拉斯沙洲」(Pactolus Bank)或「伯恩罕沙洲」(Burnham Bank)。然而,佛萊契的書出版時,史旺騰和勒梅爾已繞過合恩角,徹底推翻一直以來公認火地群島屬於南方大陸的說法。
謠傳太平洋中央的某處仍有其他「德瑞克群島」。1579年中期,德瑞克的越洋之旅從加利福尼亞海岸啟程,直到9月底才登陸,就是在這座島碰到的遭遇,令他將這個地方怒稱為「小偷之島」。
從那時起,關於這座島的各種猜測一一出現,大部分的地理學家、水文學家、探險家和歷史學家都認為,它比較像密克羅尼西亞加羅林群島的某座島嶼。然而,那裡有那麼多島嶼,究竟是哪一座呢?大家對此口徑並不一致。麥哲倫的「盜賊群島」也有「小偷之島」之意,因此這件事又更複雜了。德瑞克很可能發現了帛琉群島(Palau Islands),但也未必。
之後,那些行經馬里亞納群島或加羅林群島的航海家,不時會收到指示,要他們留意任何可能符合「小偷之島」之描述的地方。製圖家一直努力想將這個地方標在可信的位置,但德瑞克畫的經線太模糊了;他關心的是帶著贓物凱旋歸故里,而不是替太平洋的地圖添上幾座環礁。

海盜五度遠征,丹皮爾救回魯賓遜「本人」
威廉.丹皮爾(William Dampier)是加勒比海盜,屬於眾多在加勒比海戰鬥,結果無功而返的人之一。
1680年,他與一群同夥試圖攻擊巴拿馬港,遭到擊退,便劫持海灣內一艘西班牙船隻作為報復。後來他多半浪跡沿海、尋找戰利品。1681年4月,他決定跟一小群喪志的加勒比海盜回到岸上,走陸路到加勒比地區,這群人當中包含一名醫生里昂奈爾.威佛(Lionel Wafer)。
1683年8月,他加入了另一群人,二度下太平洋,前往加拉巴哥群島,然後駕著一艘小船「小天鵝號」(Cygnet)越洋抵達關島。1687年的大半時間,他都在中國海域巡航,從事小規模的海盜勾當,然後穿越菲律賓與荷屬東印度群島,抵達澳洲(當時稱為新荷蘭)的海岸。
他對於塔斯曼1640年代的海上之旅一無所知,決定不要再去冒險探究——澳洲是否如大多數人一直以來認為的那般,屬於未知南方大陸的一部分。接著他回到東印度群島,最終返回英國。
丹皮爾不僅是個加勒比海盜、貿易商和展演活動的主持人(他帶回一個有紋身的菲律賓人,喚他「吉歐羅王子」,在市集上展出),還是一位有才氣的作家。1697年,他寫的《新環遊世界》(A New Voyage Round the World)出版,豎立了出色航海家與探險家的名聲。他成為「商貿開墾會」(Council of Trade and Plantations)的顧問,後來還官拜皇家海軍上校,獲派為「英國皇家海軍獐鹿號」(HMS Roebuck)的指揮官,三度下太平洋,授命前往新荷蘭和新幾內亞,然後往南尋找未知的雄偉大陸。
到了1699年8月,他在新荷蘭的西北海岸線上,馬上就要啟程前往新幾內亞,以及許多人相信位於南方的「未知領域」。不幸的是,獐鹿號嚴重蟲蛀,船況不佳,他不得不返航,接著這艘船就在途中沉沒,而丹皮爾因此受到軍法制裁。
但他帶回了大量的植物標本,以及科學家與航海家用得上的豐富資訊,除此之外,他還開始寫另一本書《新荷蘭之旅》(A Voyage to New Holland),分別於1703年和1706年出版兩卷,名譽迅速恢復,得到安妮女王(Queen Anne)的正式接見與信任,派遣他擔任另一次航海任務的指揮官。
這個任務跟指揮獐鹿號不一樣,沒那麼光彩,不是要他去找未知的大陸,而是帶領私掠船去搶劫敵艦。船員當中有一位是亞歷山大.塞爾科克(Alexander Selkirk),被放逐到胡安.費爾南德斯群島——這即是知名的孤人荒島傳奇《魯賓遜漂流記》(Robinson Crusoe)的靈感來源。此次任務儘管襲擊了沿海城鎮、從事多次海盜行為,但還是被視為失敗。
1709年,丹皮爾最後一次(第五次)回到太平洋,成為著名私掠船長伍茲.羅傑斯(Woodes Rogers)的屬下。途中,他們營救了受困孤島4年的塞爾科克。從財務的角度來看,這趟航行不算太成功,回到倫敦4年後,丹皮爾過世,什麼都沒留下,只剩債務。
不過,他倒是留下了植物學家和科學家的名聲,以及一篇非常有價值的論文,探討熱帶地區的風向和洋流。但另一方面,他喜歡誇大所到之處的重要性,把新不列顛島形容成:能替前去征服的強權提供「足以富甲天下的財貨」,引導評論家讚揚它跟荷屬東印度群島地位相當,甚至更優越。此外,他還讓某些圈子的人相信他所尋找南方大陸的確存在,而且值得搜索,因為那裡很可能蘊藏大量的財富。他還藉由散播從里昂奈爾.威佛醫生口中得到的資訊,引導大家去關注可能由另一位海盜愛德華.戴維斯(Edward Davis)所發現的島嶼。
戴維斯引起的誤會之大,冠絕古今。

約翰.鄧摩爾(John Dunmore) 作者簡介:
約翰.鄧摩爾

生於1923年,是法國知名歷史學者、語言專家、劇作家與小說家,著有三十多本書,為太平洋航海史權威,並受紐西蘭政府頒予騎士勳章。他找回並翻譯了佚失兩百多年的《拉彼魯茲航海錄》(Voyage de La Pérouse),對航海與地理史有卓越貢獻。

譯者簡介:
楊晴

2001年畢業於淡江英文系,從事筆譯至今。偏好英式英文,略通法文、西班牙文、拉丁文。相信譯者等同文字的演員,必須雜學,才能揣摩原創者多元的角色和敘事,再以自己理解的方式演繹出來,因此學過無數與翻譯本身乍看無關的技能,待過電商、博物館、獨立書店,做過導遊、行銷人、說書人。
目前定居上海從事故事相關產業。譯有《北緯37度的神祕訪客》(大是文化出版)。


評分 尚未有...

* 以上資料僅供參考之用, 香港書城並不保證以上資料的準確性及完整性。
* 當書籍/產品入口時,顧客須自行繳付當地關稅和其他入口銷售稅項。

 

 

 

©香港書城 版權所有
私隱政策聲明
| 我的帳戶 |  我的購物車 |  團購優惠 |  加入供應商  |  廣告刊登 |  公司簡介 |  English

顯示模式 -- 現在是: 電腦版 (改為: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