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價書籍
香港書城
精確搜尋 找書說明
   
基督教書店
基督教書店
     enquiry@hkbookcity.com phone 25588233 whatsapp (辦公時間已過) 55421483 香港書城粉絲團  

情書忘了寄
作者: 柚昕 
出版社: 商周
商周
出版日期: 2018/06
頁數: 384
尺寸: 14.8x21
ISBN-10: 9864774778
ISBN-13: 9789864774777
書城編號: 1406288
 

原價: HK$87.00 現售: HK$82.65 節省: HK$4.35
(購買 10本以上 9折, 60本以上 8折)

買
沒有現貨, 訂貨時間約需 7-12 天

簡介
我喜歡你這件事不是我不說,我只是忘了說而已。
只是,假裝忘了告訴你。

她,以及他和她,是青春在他們之間留下的註解。
其實,三人行的青春很簡單,並不會很複雜,
就像是數學公式一樣簡單明瞭,所謂的三除以二餘一,而徐語安就是餘一的那一個。
這些年來,徐語安不斷遊走在和他以及她的友情當中,卻始終走不進他們的愛情裡。
她常在想,暗戀和嫉妒大概是相輔相成的吧?
當她暗戀著李佑鈞的同時,也在心底嫉妒著能夠待在他身邊的好友。
可是,無論她的心裡有多麼翻騰,表面上卻都還是假裝他們之間只有最純粹的友誼。
是不是只要假裝久了就可以漸漸忘記這些嫉妒,甚至是這份暗戀?
不過,假裝終究只是假象,不管她怎麼想,那些情感始終存在。
她獨自把這些秘密藏在心底,陪著她度過了和他們在一起的那些時光。
直到遇見容易害羞緊張的那個溫柔的他,這份壓抑許久的情感才有了出口。

內文試閱
第一章 停留在過去的聲音

忐忑不安。
此刻,徐語安的腦中只有這個念頭,她覺得自己就好像是快要被緊張的情緒吞沒了一樣。
台下坐著許多不熟悉的面孔,拿著麥克風的手不禁微微顫抖了起來,右掌心一片冰冷,她都快搞不清楚這片冰冷是來自麥克風的金屬材質還是自己因為緊張而有的溫度。
看著投射在布幕上的投影片,她輕吁了一口氣,然後艱澀的開口:「我、我是第五組的徐語安,我們這組要報告的題目是──」
然而,話還來不及完整說完,就突然被站在教室後方的教授打斷。
「同學,大聲一點。」教授皺著眉,不耐地說:「妳都已經拿麥克風了,可是為什麼我還是聽不見妳的聲音?」
她頓時一驚,同時也看見許多原本在低頭划手機的同學都紛紛抬頭看向自己,她緊張的情緒中又增添了幾分不自在。
「我連妳報告的聲音都聽不見,妳是要我怎麼打分數?」
「對不起……」她吶吶的說,為了不要連累到組員,她硬著頭皮提高了自己的音量,開始了方才被打斷的報告,盡可能去無視她心裡一直都很在意的事,但卻還是無法完全忽視台下部分同學在她開始報告之後所露出的奇怪神情。
這是什麼奇怪的聲音?她知道他們的心裡現在肯定都在這麼想。
每次上台報告都好像是要了她的命一樣,她真的很不喜歡在不熟的人面前開口說話,不是因為她害怕面對人群,她只是不想用她的聲音說話,不想讓別人聽見她的聲音。
她很討厭自己的聲音。不管經過了多少年的時間,她的聲音依然停留在孩童時期,感覺就好像只有聲音沒有長大一樣,到了現在她的聲音依舊還是和外表以及實際年齡不符的稚嫩娃娃音。
明明僅是用幾分鐘就能結束的報告,可是她卻覺得莫名的很漫長,好像是歷經了一整天的時間一樣。
「語安,妳還好嗎?臉色很難看欸。」一回到座位上,坐在隔壁的王翊婷問她。
「我快緊張死了。」她摸了摸自己發燙的臉頰,緊張的情緒直到現在才漸漸澱下來,她輕嘆了一聲,「但願沒有被我搞砸才好。」
「不會啦,誰上台不會緊張的啊?只要有完整的說完就好了。」王翊婷安慰她。
她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應了一聲。
王翊婷看著她,知道她心裡在意的是什麼,連忙說:「唉,妳不要那麼在意自己的聲音嘛!又沒有人會笑妳。而且,我覺得妳的聲音很可愛啊。」
可是,她從來不會覺得自己的聲音可愛,只覺得很奇怪。她常常因為這樣的聲音而感到困擾,國中的時候甚至還因為聲音被同學惡意嘲弄。
童話故事《美人魚》中的人魚公主為了愛情用自己的聲音作為代價,向深海女巫換取了一罐能夠變身成人類的藥水。如果可以的話,徐語安也很希望她可以像人魚公主一樣用自己的聲音來換取國中時的平靜生活。
&「徐語安的聲音未免也太假了吧?她肯定是裝出來的啦。」&
&「真噁心,都幾歲了還在裝可愛。」&
在國中的那段時光裡,她經常聽見班上的女同學在私底下用著嘲諷的語氣議論她的聲音,而男同學總是喜歡在她說話時故意用誇張的方式模仿她的嗓音,甚至還會很惡劣的在她抽屜裡藏假昆蟲和假蛇嚇她,然後嘲笑她因為受到驚嚇而音調變得更高的聲音。
從那時候開始,她總會想:如果她的聲音能改變就好了,聲音不用變好聽,只要變正常就行了,只要變得跟同齡的人一樣就好了,她甚至還希望有天自己會和進入青春期的男生一樣變聲。
然而,她希望的事情從來沒有發生,不管過了多少年,她的聲音還是一樣停留在孩童時期,始終沒有任何變化。
到了現在,她的聲音還是她最討厭的那種聲音。
下課鐘聲響起,教室裡的氣氛頓時活絡了起來,多了許多談笑的聲音,不再像上課時單純只有來自教授和講台上的聲音而已。
「語安,妳等等還是一樣要去圖書館嗎?」王翊婷問,手邊正在收拾著桌上的文具用品。
徐語安點頭,「嗯,對啊,不然我也沒地方可以去。」
自從上了大學以後,除了教室之外,圖書館大概可以說是徐語安最常去的地方了。她住家裡,每天通勤上下學,從她家裡騎車到學校差不多要三十分鐘的時間,來回就要一個小時,不算近但也不算太遠的距離,對通勤者來說還不會是太大的負擔。不過,很多時候課與課之間的空堂時間只有短短幾個小時而已,要是她再利用空堂時間回家的話,光是扣掉來回的通勤時間,她能休息的時間就已經先少了一大半,與其把自己的時間逼得這麼緊迫,不如去圖書館休息打發時間。
「那妳可不可以順便幫我還個書?」王翊婷問。
「當然可以啊。」
「謝啦,這樣我就不用特地跑去圖書館一趟了。」王翊婷笑著從背包裡拿出了一本有點厚度的書。
徐語安接過王翊婷遞過來的書,沒想到竟然是一本關於海外華族移民歷史紀錄的書籍,她不禁感到訝異,很驚訝的問:「妳竟然也會看這種書?」
「怎麼可能?當然是因為通識課的關係啦。」王翊婷沒好氣地失笑,「要不是老師要我們寫心得,不然我怎麼可能會沒事去看這種書?」
「看這個寫心得?」她把書翻到背面,讀著封底上的字句。
如果要她寫關於歷史紀錄的心得的話,她肯定不知道該從哪裡下筆才好。
「是啊,三千字,寫到都快吐血了。」王翊婷翻了一個白眼,無奈的說。
她笑了笑,順手將書收進自己的背包裡,順道拉上了拉鍊,「那我就先走了喔。」
「嗯,明天見。」
「拜拜。」
離開教室之後,她才發現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灰濛濛的天空飄起了陣陣細雨,讓微冷的初冬又增添了幾分寒意。

※※※

剛踏進安靜無聲的圖書館,過於安靜的氛圍讓徐語安突然有點不習慣,感覺就像是把喧鬧全都隔絕在外頭一樣,圖書館內很安靜,就連已經小心翼翼走著的腳步聲都變得清晰了起來。
她走到櫃檯,將王翊婷要還的書遞給穿著藍色工作背心的男生,小聲的說:「你好,我要還書。」
她的話才剛說完而已,他就猛然抬頭看向她,他的表情很驚訝,尤其在他們視線交會的瞬間,他臉上的訝異又更是明顯,就像是看到什麼奇怪的東西一樣,他的雙眼睜得大大的,一臉吃驚的看著她。
其實,她多少可以猜到他為什麼會露出這樣奇怪的表情,是因為她的聲音吧?
不過,即使如此,她還是佯裝什麼都不知道,假裝疑惑的問:「怎麼了嗎?」
「沒、沒事,請等一下。」他這時才恍然回過神,趕緊接過她遞向他的書本,低下頭開始處裡還書的工作,他移動滑鼠,然後拿起了刷條碼的機器。
嗶。
刷書本條碼的清亮聲音響起,雖然只是短短一聲,音量也不大,但在這安靜的空間內顯得更加響亮。接著,只見他一手拿著刷條碼的機器,一手拿著書,呆愣地盯著電腦螢幕看,遲遲沒有反應,她不確定還書的程序是不是結束了,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離開了。
「請問還沒好嗎?」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她忍不住開口問一直緊盯著電腦螢幕不放的他。
「啊?喔,好了好了,這樣就可以了。」直到被她出聲提醒,他才頓時回過神,放下書,朝她點點頭,她也能感覺到他似乎是因為自己的失神而感到有點尷尬。
「嗯,謝謝你。」她向他道謝,只是當她正準備要轉身離開的時候,他的聲音又突然小聲的傳來:「那個……」
「怎麼了?」她問,他一臉欲言又止的模樣看著她。
「那個……」他吶吶的問:「請問這本書是妳借的嗎?」
「不是,是我同學借的,我只是幫她拿來還而已。」她解釋,然後問:「有什麼問題嗎?」
難不成圖書館有規定不能幫別人還書嗎?
被他這麼一問,她忍不住納悶的心想。
「沒有,我只是好奇問一下而已。」他搖搖頭,輕聲地說。
她莫名其妙地看著他,真是個奇怪的人。
走到四樓的圖書區,這裡人不多,周遭依舊一片寧靜,徐語安站在書架之間的走道上,手裡拿著一本剛才隨手從書架上拿的書,低頭閱讀著封底上的文字。
「語安。」
當她的思緒專注在書底上的字句時,她突然聽見有人在叫她的聲音,這道聲音很輕,音量也不大,不過在這安靜的空間裡就顯得很清晰。她下意識地轉過頭,疑惑地往自己的左右兩側看去,然而這條走道上除了她之外,沒有其他人。
奇怪?是她聽錯了嗎?
她抓了抓頭,納悶的心想,低下頭,視線又回到了文字上。
「唉,不是那邊,我在妳的前面。」那道聲音又傳來,聲音裡頭還多了幾分笑意,同時也讓她多了一種熟悉的感覺。
前面?
她納悶的抬頭一看,下一秒,她迎上了一雙明亮的笑眼,心跳彷彿頓時漏了一拍。
因為驚訝,更因為看著她的那個人是他。
站在書架另一邊的李佑鈞正微彎著腰,透過書架上少了幾本書的縫隙看著她,當視線交會,他笑著和她打了一聲招呼。
「嗨。」他輕聲地說,嘴角微微上揚。
僅是淺淺一笑而已,但卻輕易的泛起了她心湖上的陣陣漣漪。這瞬間,她清楚聽見了自己的心跳聲。
明明都已經認識四年多的時間了,可是她對他的笑容依然沒什麼抵抗力,每次都能輕易讓她感到怦然心動。
「好巧喔,竟然會在這裡遇見妳。」他笑著說,笑意加深,右臉頰上隨即浮現出一個淺淺的小酒窩。
「嗯。」她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才好,只是愣愣的朝他點頭,聽著來自左胸口的躁動變得更是震耳。
「這樣不太好講話,講久了腰會痠。」他皺了皺眉,輕揉著腰際的位置,失笑道:「我看我過去妳那邊好了。」
還來不及給予任何回應,他的身影就立刻從書縫當中消失,沒多久她看見他自書架的另一端朝自己走來,書架之間的走道本來就不是很寬敞,他的靠近讓空間顯得更加擁擠,也更讓她緊張不已,身處在這個安靜的空間裡,就深怕會被他察覺到自己的心跳聲,就連呼吸都忍不住小心翼翼了起來。
他帶著笑容在與她相距兩步的距離停下,微笑望著她,問:「怎麼一臉傻傻的?是被我嚇到了嗎?」
她連忙搖頭否認,即使多少還是有因為他的突然出現而受到一點驚嚇。
「沒有就好。」他更是莞爾,視線落到了她手中的書上,「妳是在找什麼書嗎?」
「不是,我只是來打發時間而已。」她努力壓抑著胸口的躁動,就和往常一樣故作鎮定的問:「那你呢?怎麼會在這裡?」
在她的印象中,李佑鈞不怎麼喜歡待在圖書館,他總說過於安靜的氣氛只會讓他想睡覺。因此,她很意外會在圖書館裡遇見他。
「我跟妳一樣,我三點到四點這段時間剛好沒有課。」他搔了搔右臉頰,笑得有點不好意思,解釋:「因為實在是太無聊了,而且也不知道該去哪裡才好,所以只好來圖書館打發時間。」
「怎麼沒回家休息?」
「我本來是有這個打算,但每次我都會不小心睡過頭,然後就把課翹掉了,所以想說還是來圖書館比較好,畢竟缺席太多的話,期末會很危險。」
「是啊。」她聽了,忍不住輕輕的笑了,沒好氣地笑著說:「不過,如果是每次的話,那應該就不是不小心了吧?」
他沒有否認,附和的笑了笑,「所以,妳空堂都是來圖書館嗎?」
「嗯,不然我也沒地方可以去。」
李佑鈞和她一樣都是台中人,只是和她不同的是他沒有通勤上下學,而是外宿。他在學校附近租了一間小套房,離學校只有幾分鐘的路程,和她的通勤時間相比,他有更多可以利用的彈性時間。
「這麼說也是,住家裡就是這種時候特別不方便,所以當初我才會拚了命要搬出來。」他停頓了一下,然後問:「妳什麼時候要上課?」
「五點那節。」
「五點嗎?」他低頭看了手錶一眼,抬起頭,笑著問:「那現在還有蠻多時間的欸,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吃個東西?」
「吃什麼?」
「妳想吃什麼都可以啊。」他笑著說,將她拿在手裡的書本放回書架上,輕搭上她的肩,「我們難得在學校裡遇到,就別待在這裡了,走吧。」
不論是在眼前綻開的燦爛笑容,還是來自左肩上的溫暖,都讓她再次深刻感受到了來自左胸口的躁動。她想,李佑鈞一定不知道他這些不經意的小舉動,甚至只是他的一抹微笑,都能輕易讓她藏在心底的情緒變得翻騰不已。
「嗯。」她點頭。
然而,無論心裡有多麼波濤洶湧,她的表面上始終平靜,因為這件事只能是一個秘密,是一個怎樣也說不出口的秘密。
誰叫他是林韻瑄的男朋友,誰叫他偏偏是她好朋友的男朋友。所以,這三年來,她都只好假裝自己沒有喜歡他。

或許是因為下著雨的關係,又或者是因為現在這個時間點,豆花店裡除了徐語安和李佑鈞之外,沒有其他客人。
「現在想想,我們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像這樣一起出來吃東西了吧?」李佑鈞在餐點勾選單上畫了一筆之後,把單子遞到她的眼前。
她歛下眼,看著單子上的文字,「是啊,因為一直都沒有在學校裡遇見你。」
雖然身處在同一個校園裡,但因為科系的不同,上課的地方也不一樣,徐語安很少有機會可以在學校碰到他,因此她還蠻意外今天能在圖書館裡巧遇他。
「最近還好嗎?」他關心的問起了她的近況,即使平時都有透過LINE來聯絡,但冰冷的電子通訊始終比不上面對面詢問時的溫暖。
「嗯,這個星期幾乎都是在忙期中報告的事情。」她拿起紅筆,在粉圓豆花旁邊的空格畫上一橫。
「期中考不是上星期就已經結束了嗎?怎麼現在還在忙期中報告的事?」他納悶的問。
「因為之前課堂時間不夠的關係,所以我這組就被排到期中考後一個星期。」她抬眸,向他解釋,也想起了才剛結束不久的期中報告,「不過,今天都已經結束了,總算是可以鬆一口氣了,不然我這星期根本就沒有期中考結束的感覺,而且這次又是剛好輪到我上台報告,害我幾乎整個星期都睡不好。」
「既然可以放鬆了,那妳今天可要多吃一點。」他笑著說,指著勾選單,示意她多選一點。
「不用了,這樣就夠了,晚點我還要吃晚餐欸。」她搖頭婉拒,然後從背包中找出了錢包,數著零錢。
「今天報告還順利嗎?」
「應該算是順利吧?」停下手邊的動作,她頓了頓,隨後不禁苦笑,「不過,剛開始的時候我因為聲音太小而被教授訓了一下,但願這不會影響到整體成績才好。」
「聲音太小?」
「是啊,我只要一上台講話,音量就會不自覺的降低。」她輕撫著喉嚨的位置。
不是只有上台說話而已,就連在陌生人或是不熟的人面前說話也是如此。
關於這點,就算不用她說,李佑鈞也清楚明白,他知道她對於自己的娃娃音一直都很在意。
「是喔,不過我覺得這樣很可惜欸。」
「什麼可惜?」她不明白的問。
他輕輕一笑,「我是指妳降低音量的事啊。」
「咦?」
「我啊,一直都很喜歡妳的聲音。」他莞爾的看著她,不論是語調還是眼神都蘊藏著溫柔。
她微微一怔,周遭的聲音就像是全都消失似的,停留在耳畔的只剩下他的聲音以及自己的心跳聲。
或許是因為她過於呆愣的反應,他更是笑了,「所以,妳就不要對自己的聲音那麼沒自信了,我覺得妳的聲音很可愛,妳要更有自信的說話才對。而且,不只是我而已,韻瑄她也是這麼覺得。」
她能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告訴她不要去太在意那些笑她聲音的人,除了那些人之外,還是有人喜歡她的聲音,例如他,例如林韻瑄。
明明清楚知道他所給予的只是出自於朋友的關心,就像林韻瑄對她一樣,可是她卻還是有那麼一瞬間在期待什麼。
她愣愣地看著他,半晌,才緩緩點頭,「謝謝。」
他笑了笑,然後站起身,「那我去結帳,妳等我一下。」
手裡還拿著錢包,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來自左胸口的躁動遲遲沒有平靜下來。
&「我啊,一直都很喜歡妳的聲音。」&
那句話依舊清晰的停留在耳畔,伴隨著外頭的淅瀝雨聲。
其實,她一直很想告訴他,她也很喜歡他的聲音。對她而言,他的聲音就是這個世界上最溫柔的聲音。
正吃著豆花,李佑鈞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清亮的手機鈴聲迴盪在店裡。
「奇怪?會是誰啊?」李佑鈞納悶的放下湯匙,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機一看,頓時輕輕地笑了,抬眸看向她,眼帶笑意,抱歉的說:「語安,不好意思,我接一下電話。」
吞下口中的豆花,她朝他點點頭,「嗯,你忙吧。」
他笑了笑,然後接起電話。他臉上的笑意多了一些,說話的語氣也頓時溫柔了起來,他輕聲地問:「又怎麼了?」
光是看表情而已,她馬上就知道是誰打來的。正在聽電話的他笑得很無奈,可是卻又笑得好溫柔,而且和方才跟她說話時的表情很不一樣,明明同樣都是笑著,但此刻卻多了只有林韻瑄才有的溫柔。
她隱約感覺到嫉妒心開始在心裡發酵。
「怎麼可能?當然是因為沒課才能接妳電話啊。」他輕笑道。
因此,她的視線並沒有在他身上停留太久。她很快就低下頭,耳邊聽著他的笑語,繼續吃著熱豆花,溫熱的甜味在嘴裡擴散開來,空氣裡彌漫著糖水的香氣,就連他們之間即使相距半個台灣也依然甜蜜的氣氛彷彿同樣停留在空氣中。
這三年多以來,在他們的面前,徐語安總是在假裝,假裝自己沒有喜歡李佑鈞、假裝自己從來沒有嫉妒過林韻瑄、假裝自己對於他們就只有最純粹的友誼而已。
她常在想,是不是只要假裝久了,就能漸漸忘記因為暗戀而有的苦澀,甚至是與暗戀相輔相成的嫉妒?
然而,所謂的假裝終究只是假象而已。
每當她看見因為林韻瑄而笑得那麼溫柔的李佑鈞時,無論她表面上裝得有多麼平靜,但在她的心裡,始終還是止不住自己對林韻瑄的嫉妒翻騰。
例如,現在。
「現在嗎?我現在跟語安在一起啊。我們剛好都沒課,剛才在圖書館遇見了,所以就一起來吃豆花。」
一聽見他提起自己的名字,她立刻抬起頭,不偏不倚地和他的笑眼有了交會。
「咦?妳說現在嗎?這個嘛……」李佑鈞忽然收起了幾分笑意,欲言又止地看著她,皺著眉半晌,然後又說:「好吧,那我先跟她說一聲,妳等等。」
徐語安聽了,不禁感到納悶,問:「怎麼了嗎?」
他將手機稍微移開耳邊,說:「語安,不好意思,韻瑄說她現在快到台中了,要我去載她,所以我可能要先離開。」
她一秒也沒有停頓,馬上點頭,「嗯,我知道了。」
即使心裡有再多的不願意,捨不得就這樣結束能和他獨處的時光,但她也知道他此刻在意的是什麼,更知道自己並沒有什麼立場可以留住他。比起普通朋友,在外縣市讀書的女朋友更重要,尤其林韻瑄又是難得回台中一趟,林韻瑄更應該是他想陪在身邊的人才對。
「不好意思,我自己找妳出來還這樣先離開。」他抱歉的說,她笑著朝他搖搖頭,表示沒關係,接著又見他移回手機,跟林韻瑄說自己現在馬上就出發去接她,然後結束了這通電話。
「現在還在下雨,你待會騎車的時候要小心,注意安全。」她提醒他,店外的雨勢比他們離開圖書館的時候還要再大一些。
「放心,我知道。」他應聲,趕緊將碗裡剩下的豆花全都喝光,站起身,「那我就先走了,妳慢慢吃。」
「嗯。」
「啊,對了,我翹課的事要幫我跟韻瑄保密喔。她不知道我今天下午有課,要是被她知道的話,她以後回家就不會讓我去載了。」他笑了笑,「不管怎樣,比起教授,我更想見到女朋友。」
她想也是。不過,她並沒有馬上答應他,而是朝他伸出手,望著有些愣住的他,笑瞇瞇地問:「封口費呢?」
「真沒想到妳也會來這招。」他頓時笑了,微微傾下身,朝她伸出右手,她以為他是要把自己的手撥開,沒想到他竟用小拇指輕輕勾住了她的小拇指,手指接觸的瞬間,她怔住,接著只見他無奈笑道:「真沒辦法,那只好改天找個時間請妳吃飯了。」
說完,他勾著她的手指,然後用大拇指在她的拇指上留下一個溫暖的痕跡。
「好啦,我已經答應妳了。」他笑著收回手,然後朝她揮手,「那我就先走了,拜拜。」
他突然的打勾約定讓她頓時一驚,她原本只是想跟他開個玩笑而已,沒想到他竟會如此認真對待。雖然僅是停留了短短幾秒鐘的時間,但她依然能深刻感覺到他留在她大拇指上的溫度。
他笑了笑,轉過身,往店門口走去,然後撐起傘,快步走入了雨中。在朦朧的雨中,他離去的身影越漸縮小,最後消失在雨裡,直到再也看不見他,她才低下頭,視線回到了桌上那碗還吃不到一半的豆花上,半晌,她拿起湯匙,繼續吃著豆花。
半碗豆花,一個空碗,以及被留下的一個人,停留在耳畔的只剩下陣陣雨聲,她的心裡突然感到一陣酸楚。
糖水的溫熱溫度降低了一些,多了幾分涼意,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心情影響,和幾分鐘之前吃的時候相比,現在豆花吃起來似乎沒那麼甜了。
不過,其實也沒什麼好落寞的,不是本來就是應該這樣嗎?普通朋友和男女朋友之間本來就會有所劃分。
她放下湯匙,看向屋外的雨景,想起了這三年多來和他們的那些曾經。
說老實話,她早就已經習慣這種情形了,從高中開始,他們一直都是這樣。不管是面對李佑鈞的時候也好,還是和林韻瑄在一起的時候也好,徐語安總是被留下的那一個。
就好像是在數學當中經常用到的算式一樣,三除以二餘一,現在想想,其實三人行的青春也是如此,只要和他們兩個在一起,她通常都會是餘一的那一個。



(待續)





柚昕

姓名:柚昕
容易因小事而感動的白羊座,記憶力差,常常忘東忘西,特別是好不容易才想到的靈感。
喜歡冷冷的冬天,喜歡下雨天的味道,喜歡喝咖啡,喜歡寫字時的感覺,喜歡下班之後的電視配零食。
雖然已經過了少女的年紀,但仍有一顆少女心,內心常常會有很多小劇場發生,但因為不好意思說出口,所以就將它們一點一滴地拼湊成了筆下的故事。
希望能夠寫出很多看完之後會讓人會心一笑的溫暖故事。


評分 尚未有...

* 以上資料僅供參考之用, 香港書城並不保證以上資料的準確性及完整性。
* 當書籍/產品入口時,顧客須自行繳付當地關稅和其他入口銷售稅項。

 

  我的帳戶 |  我的購物車 |  團購優惠 |  加入供應商
廣告刊登 |  公司簡介 |  English

香港書城 版權所有 私隱政策聲明

顯示模式 -- 現在是: 電腦版 (改為: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