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來信:我能說的祕密
 
作者: 陶立夏 
出版社: 圓神
出版日期: 2020/03
頁數: 240
ISBN-10: 9861337121
ISBN-13: 9789861337128
書城編號: 1664310
 

原價: HK$120.00
現售: HK$114 節省: HK$6

(購買此書 10本以上 9折, 60本以上 8折)

* 購買後立即進貨, 約需 7-12 天 *


 
內容簡介
 

還好,這個世紀我們有陶立夏──新生代療癒系女作家
華人文化界,大家最想加入好友圈的生活家
清新優雅的筆觸,溢於文字的影像,撫慰了超過50萬的追隨者

寫給所有的相遇與離散──
每個人都是一座島嶼,看似孤獨無依,
然隨著時間,終將成為一片充滿愛的大陸。
在旅行和島嶼間探索,尋求靈魂的對話;
一封封來自世界邊緣的信,訴說著孤寂中溫暖的詩歌。

島嶼是圓滿的孤獨,隱祕的訴說
這廣闊無垠的世上,有多少心事,
如島嶼般棲落深海,從此成謎?

因為島嶼的呼喚,她開始了一場無法拒絕的旅程,
飛越千山萬水,探訪散落在大陸邊緣的十座孤單島嶼。

在島上,她歷經喜悅憂傷,於無邊孤獨中,體會圓滿的真義:
我們為何艱難得到,又輕易失去?
我們為何總在期盼,終不能釋懷?
世事紛雜,該如何維持一顆平靜的心?

卻原來,人生如戲,悲觀的人笑得更大聲。
祕密如沉船,累累背不動。深情曲折處,有心人會懂。

名人推薦

好評推薦

作家 楊婕
作家 游知牧
作家 蘇乙笙
作家 渺渺
作家 不朽
詩人、作家 林達陽
攝影作家 蔡傑曦
IG作家 3am.talk
IG作家 無Nonno

在相遇和離散之中,我們會是什麼模樣、能否坦然面對與接受?其實就算走盡了千山萬水與海角天涯,誰也無法真正給出太真切的答案,畢竟人都是害怕失去卻又嚮往孤寂的,縱使知道失去會帶來其他獲得,但在離散面前,沒有人能避免懦弱。

說穿了島嶼的存在,本身就是離散的證明,從大陸板塊中分離,原本相連的文化也在疏遠後的萬千年後變得截然不同,但誠如前面說的,也是陶立夏在島嶼來信要告訴我們的,這些離散裡往往帶著更多的相遇,正是因為有了距離,才能讓每一次的邂逅與巧遇,都變得饒富興味而一再回憶起。

《島嶼來信》在書名很直接地點出本書與海島的關聯性,卻又隱晦地以信件來說明,這些在萬里波濤之外的地方有許許多多故事和道理,值得我們細細品嚐,而陶立夏也願意在這裡一五一十地訴說給你聽。

我很難去為現在正讀著這字裡行間的你定義這本書,或許是旅行的所見所聞、興許是在旅程之中的省思及成長,也可以說是對於未知疆域的探索與解密,在她的字句裡,你彷彿可以和她萬哩之外的遠颺感同身受,更像是此刻的你就跟在她的身後,一齊看盡馬恩島的遺世孤寂、薩摩亞的輕緩和煦、馬爾他的自由無拘——

拆開這封她想告訴你的,她能說的祕密,或許歡愉、也許孤寂,那都會是生命的道理。──作家 游知牧

無論是漂流在大海裡的島嶼還是擦肩而過的過客也好,只要願意細心傾聽,你會發現它們也有屬於自己的聲音。
陶立夏用文字陪你在汪洋大海中,尋找一個可以安放心事的島嶼。──IG作家 3am.talk

作者

陶立夏

作家、翻譯。畢業於倫敦藝術大學。
作品:《分開旅行》《練習一個人》《把你交給時間》《島嶼來信》《如果沒有你》《甜月亮》《此刻的溫柔》。
譯著:《夜航西飛》《一切破碎,一切成灰》《給青年作家的信》《賈曼的花園》《親愛的安吉維拉》《安尼爾的鬼魂》(臺譯:菩薩凝視的島嶼)。
微博&微信:陶立夏

目錄

台灣版序 流波上的安穩
前言 孤獨島
神話島‧曼島 Vincent
純白心事‧維特島 售賣珍珠的人
時間‧斐濟 食人花島嶼來的人
有時是海洋‧薩摩亞 茉莉
來自真心‧汶萊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流波上的舊夢‧菲諾港 有月牙傷疤的人
來去自由‧馬爾他 喀秋莎
安靜的力量‧斯里蘭卡 修補傷口的人
有時是火焰‧萬那杜 宇宙拼圖
遠方的幻覺‧珍珠島 畢馬龍

序/導讀

臺灣版序

流波上的安穩

我最喜歡的作家是翁達傑,他出生於斯里蘭卡,倫敦求學,後來定居渥太華,教書、寫詩、辦文學雜誌。在《英倫情人》這本書裡,翁達傑讓來自匈牙利的沒落貴族、來自加拿大的護士、小偷以及為英軍效命的錫克兵,相逢在義大利佛羅倫斯郊外的別墅裡。

翁達傑說,如果你從空中俯瞰,這個世界是沒有疆界的,地圖上那些邊界線都不存在。

這讓我第一次對這個世界心存嚮往:一個沒有邊界的廣闊天地。有時候雜誌裡的一張照片就能激發我旅行的衝動。成為自由職業者之後,可以去很多突然想要去的地方。馬爾他,阿瑪菲海岸,庫克群島,萬那杜……那一年去過十多個不同國家的島嶼之後,最終完成了這本書。

有一年春天去蘇格蘭參加朋友的婚禮,我想既然飛這麼遠 ,不如繼續往北。於是從愛丁堡飛哥本哈根,然後經過法羅群島,再去冰島,又從米蘭到佛羅倫斯,再去倫敦。這趟旅行一共用了四十多天時間,回家的時候已經是夏天。這一路上住過蘇格蘭卡內基的莊園,住過冰島北部峽灣裡的簡陋民宿,大西洋上某個小島的旅館,還有倫敦的高級酒店。

至今記得出米蘭機場叫的那輛計程車,司機是個六十多歲的大叔,米色短袖襯衫,中規中矩的肚腩,他在聽廣播,應該是BBC Radio 3那樣的電臺,播的是《蝴蝶夫人》。車廂裡的暖黃色燈光,車窗外米蘭正暗下來的天色,空氣裡的城市氣息,街心公園裡起舞的人,遠方變得如此旖旎,像一場讓人欲罷不能的戀情。

計程車車廂狹小,我把背包緊緊抱在懷裡,能感覺到背包底部的堅硬,那是我的琺瑯馬克杯,這一路上刷牙喝水都用它。我隔著背包握住琺瑯馬克杯的把手,覺得可以就這樣住在旅行箱裡,一直遊蕩下去。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喜歡旅行,我總是回答不上來。愛是沒有理由的,又或許因為理由太多太多了。

我喜歡旅行,因為很多人覺得勞累不堪的長途飛行治好了我的失眠。最喜歡漫長的洲際航班,即使是狹小的經濟艙我也睡得安穩香甜。飛行中我不閱讀也不寫稿,專心致志地昏睡著從一個地方抵達另一個地方,因此我可以自稱為一個專注的人。

去北歐背包旅行那次,全部行李就一個背包,裡面有換洗衣物、保溫杯、電腦和一臺小無線電收音機。路上編輯來催稿,我聽著聽不懂語言的廣播,在哥本哈根的小旅館寫一點,在瑞典的哥德堡寫一點,又在挪威的奧斯陸再寫一點。等到史塔萬格看聖壇岩時,稿子差不多完成了。

我依舊清晰記得在馬爾他度過的那個夏天,陽光熾烈,明晃晃的白色,烤得金黃色岩石彷彿要化為粉末,蘆薈叢枯萎變黑,軟綿綿倒下。地中海很藍,驚濤拍岸。還有很多金色的窄巷,藏著聖像和年久失修的教堂。為了躲避陽光,我時常迷路。

哥佐島上最著名的景點藍窗在三年後倒塌,那一年我也從翁達傑的讀者成為了他的譯者。為更好地理解《菩薩凝視的島嶼》這本揭示故土斯里蘭卡的內戰慘劇的小說,我去了斯里蘭卡。那時候距離斯里蘭卡內戰最終結束,間隔不到五年時間。

當書裡那些僧伽羅語人名和地名出現在眼前,書裡描述過的壁畫和佛像觸手可及,我聽經歷過內戰的嚮導,講述他這些年流亡國外又回來重建家園的過程,知道自己終於拿到了走進這本書的鑰匙。

如果說我的生活中有什麼閃耀的時刻,那應該就是將旅行箱放進衣帽間,然後走到書房打開電腦的那一刻。記得結束了南非的旅行之後,我把那些大象、獵豹、鴕鳥、白犀牛、扭角羚羊和卡其褲、麂皮靴、相機記憶卡一起妥善收納,坐下來寫久違的小說。那是一個回歸的故事:回歸規律的日常,回歸記憶中的甜蜜與安穩。我把這幾年異國他鄉的深夜對家的想念和想像都寫到了書裡:有嗡嗡響的冰箱,暖黃的燈光,散發香氣的烤箱,冒著氣泡的冰可樂,和熱騰騰的米飯。現實生活中的我,卻並不經常做飯,而且永遠都活在想要遠行的衝動裡。

我覺得,不用思慮太多,不用計較安穩,我們只是生活在旅途上和文字中,就很好。

前言

孤獨島

那些汪洋中自成天地的島嶼,它們的意義究竟在於孤獨,還是圓滿?

曾在隆冬的夜晚做了個夢,一個皮膚黝黑的女人輕聲對我說:「跟我來。」她的眼睛那麼亮,映照著鬢邊的紅花。我跟隨她快速穿過昏暗的樹林,赤足踏上漆黑的岩石,抬頭的時候看到遠方的海上影影綽綽擠滿了島嶼。

她說,世界上所有的島嶼都在這裡相逢。
那時我已因為厭倦長途飛行的疲憊而一年多沒有旅行。但是,又怎麼可能拒絕島嶼的呼喚呢?
所以收拾行李,心甘情願飛十二個小時。

南太平洋的島嶼上,每一個巨浪都帶來一道彩虹,椰林裡的工廠在製作椰子糖,可可豆苦澀的香氣找不到方向了,花樹下姑娘的腰肢像柔波裡的海草。穿草裙的孩子送來冰塊給你消暑,觸碰到指尖的那,下意識地瑟縮一下,彷彿它們是滾燙的。

喝著冰鎮的啤酒看太陽落下、星空升起,銀河前有流星劃過,什麼都沒有做又好像人間萬事都已經在這寥寥數小時內全部經歷。海裡的魚偶爾會浮出漆黑的水面,牠們回到水裡的聲音就像有人咽口水,咕嚕一聲。晚歸的夜晚,車行駛在叢林間的泥土路上,兩匹高大的棕色野馬突然出現在車前燈下。我們關了引擎等它們緩緩經過身邊,牠們駐足回眸,隨即消失在密林之中。

島嶼上沒有四季。陽光太亮,照在皮膚上都是疼的。它在抵達你之前,經歷過火山的烈焰,也曾棲身於山澗的清涼。

有時也會遇到突如其來的雨。閃光的葉子上,落滿穿越星空而來的急雨。島嶼像落日迅速墜入海中。
「你為什麼來這裡?」
「我想在世界毀滅前,看一看它多情的、溫熱的、無憂無慮的邊界。」
「哈!」
「你呢,你想得到什麼?」
「面對的勇氣與耐心。我已習慣並精通逃避的樂趣,但現在想停下來,轉身看看追趕我的潮水。」
「你說的,是時間吧。」
「也可能,是孤獨。」
而島嶼,就是最圓滿的孤獨。

試閱

時間.斐濟

回望二○一三年,最意外的旅行是重回斐濟。從北半球前往南太平洋的漫長旅途, 穿越經度、緯度、時區與季節。從模糊斷續的睡眠中醒來,向舷窗外眺望,依舊是日期變更線上的日出。灰色的海面在微光中逐漸顯現,波紋如鳥羽般細微。彷彿我的眼睛熟悉了黑暗,終於看清命運模糊暗昧的指紋。
大約五百年前,麥哲倫在這片遼闊海域享受了人生最後的平靜,所以他給它起了一個柔和的名字:太平洋。
當飛機在晨曦中向著原本以為再沒有機會踏足的遙遠島嶼降落,我不禁開始想: 人生裡有沒有一些事,開始是錯的,但當你堅持去做的時候,最終變成了對的?
就如同麥哲倫在一五一九年八月十日率領兩百六十五名水手,根據一個毫無依據的傳說和一張後來被證實是謬誤百出的航海圖,離開塞維利亞港,駛向並不存在的「香料群島」。後來的事,我們都已經知道了:他將在懾人的死寂中開闢出以他名字命名的海峽,為查理國王發現菲律賓,而最後倖存歸航的十八名船員將成為第一批擁抱了地球的人。既然如此,那又有沒有一些事,原本是正確的,但隨著時間推移,卻成了錯的?
時移世易。如今我們總是以輕鬆的語氣說「地球是圓的」,但這五個字背後的意義,就像驗證它的過程一樣複雜。
距離上一次到斐濟旅行已過去兩年多的時間,不過南迪碼頭區硬石餐廳的LLB還是記憶中的味道。這款由檸檬汁(Lemon)、萊姆(Lime)和比特酒(Bitters) 調成的飲料在這裡屬於非酒精飲料,最適宜在夜色漸濃之際就著濤聲來一杯,為另一個悠閒的夜晚做序曲,這在附近眾多高爾夫俱樂部中尤其流行。
第二天玫瑰假日(Rose Holiday)的司機將我們送到南迪機場,從那裡搭乘小型飛機前往塔韋烏尼島(Taveuni)。我提起上次旅行時的嚮導Tui。這名工作人員微笑著說:「是,我認識他,他是我的遠房表弟,他出遠門去了。」
當年我在另一座小島索娜薩里島(Sonaisali)的渡船上遇到他時,他正坐在夕陽下彈吉他,見我到來,快步上前幫我提箱子。Tui棕色皮膚,棕色長髮,深褐色眼睛,脖子上掛著雪白的貝殼項鍊。他說他來自盛開著食人花的遙遠島嶼,已經 三十歲了,卻從未越過赤道線,踏足北半球。我坐在行李箱上,在熱帶的炎熱裡,那麼徒勞地向他描述下雪時分的安靜。
一個半小時的航程,耳朵很快適應了引擎的噪音。螺旋槳切碎氣流,老舊的舷窗下是礁湖環繞的小島,海水的藍透著翡翠的光澤。在斐濟人的傳說中,有些島嶼盛產知曉財寶下落的精靈,有些島嶼盛產驍勇善戰的酋長,有些島嶼培育完美的珍珠,而塔韋馬尼島的特產是可作為糧食的芋頭、椰子、卡瓦等各類農作物,所以這座島又被稱為「斐濟的麵包籃」。
斐濟有三百三十座島,這些散落在南太平洋上的島嶼居住著不同的部族,他們有各自的語言和信仰。塔韋馬尼島在斐濟的三百三十座群島中位列第三,除了適宜潛水的珊瑚礁、瀑布飛瀉的山巒以及驚濤拍岸的海邊小村落,讓它成為不可錯過目的地的最主要原因是:一百八十度國際換日線在太平洋上突然轉彎,從這座島上穿過。在這裡,你可以於今天與明天之間自由穿梭。所以,這是一片特殊的時空,時鐘有它自己的步伐:它們耐心等待木瓜成熟,香蕉開花,等待浪潮一波一波湧來,最後終於澎湃。
遠離人煙的沙灘上,孩子們爬上高高的椰子樹,將繩索拴在高處,然後輕巧如獼猴般蕩出去,落入海中,激起白色水花。我在懸崖上喝著冰水看他們嬉鬧,覺得這才是真正的童年。如果有一天,我結婚生子,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在這樣廣闊的風景裡成長,擁有健康的深色皮膚和閃亮的黑色眼睛,以及能裝下這整片海洋的廣闊胸襟。
即便在蘇瓦這樣的大城市,當地人也不依賴電視、網路這些現代娛樂方式。午後,年輕人聚集在海邊的體育場,為自己的橄欖球隊加油鼓勁。入夜,則是親友團聚共飲的時刻。當我們努力適應世界的變化,如同追趕越轉越快、越咬越緊的齒輪, 斐濟人卻堅持著自己的步伐,讓那個來到他們面前的世界慢下來,跟隨他們的腳步。
最愜意的是在午後揚帆出海,風鼓起帆,我們快速在島嶼間穿行。船長會指著如同星群般散落在海上的島嶼,一一道出它們的名字,神情溫柔、語氣熟稔,如同描述著那些曾邂逅過的美麗小姐。海豚不停躍出水面,護佑我們的航行。然後是幼小的鯊魚,在粼粼波光中,時隱時現。
如果要拜訪當地人的村莊,可以從名叫天堂的度假村出發,到豎著「放鬆,這只是天堂裡尋常的完美一天」那塊牌子的車庫租輛四驅越野車,經過成片成片的椰樹林,再翻過嶙峋的火山岩,車停在一片看似荒地的草地上,角落那塊一分為二的淺綠色告示牌是證明日期變更線的唯一存在。慕名而來的人們可以在告示牌的縫隙間留影紀念。時間是看不見的,即便到了唯一可以證明它存在的島嶼,依舊如此。
告示牌邊還有一座簡陋的教堂,負責看護教堂的是一家兄妹四人,哥哥放下手裡的吉他,害羞而驕傲地向遊客說明這是全世界唯一一座建在日期變更線上的教堂。而最年幼的妹妹則悄悄問:「你從哪裡來啊?那你去過瀑布了嗎?」
大概是命名過附近海域內太多的島嶼,塔韋馬尼島的居民們對島上的一切都直呼其名,比如從黑色火山岩上飛瀉而下的白色瀑布就被當地人叫作崴亞沃(Waiyevo) 瀑布,與它所在的村落同名。它就在距日期變更線告示牌幾十米的地方。附近各個村落來的孩子們爬上濕滑的黑色岩石,然後從頂端順激流而下,也有孩子直接從椰子樹上跳入水塘,水花四濺的同時,歡笑聲飄揚。這是一項在外來人眼中頗挑戰膽量的遊戲。
有個小男孩從激流中探出身來,將一塊黑色石子放在我手上。是黑色的火山岩, 被流水磨去了棱角,和他的眼睛一樣黑亮。我說:「謝謝。」他笑了笑,縱身回到湍流中。
一切都如此快,如這一刻不停、飛流直下的山泉;一切又都如此慢,彷彿我的眼睛終於適應了光亮般,適應了這裡的悠閒,看清楚了生活的本來面目。

陶立夏 作者作品表

島嶼來信:我能說的祕密
分開旅行 The Long Goodbye

* 以上資料僅供參考之用, 香港書城並不保證以上資料的準確性及完整性。
* 如送貨地址在香港以外, 當書籍/產品入口時, 顧客須自行繳付入口關稅和其他入口銷售稅項。

 

 

 

  我的賬戶 |  購物車 |  團購優惠 |  加入供應商
廣告刊登 |  公司簡介 |  English

香港書城 版權所有 私隱政策聲明

顯示模式: 電腦版 (改為: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