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花傳奇(27)魅影
 
作者: 倪匡 
書城編號: 28146606

原價: HK$100.00
現售: HK$95 節省: HK$5

購買此書 10本或以上 9折, 60本或以上 8折

購買後立即進貨, 約需 7-12 天

 
 
出版社: 風雲時代
出版日期: 2024/06
頁數: 320
ISBN: 9786267464137

商品簡介


※本書包含〈刺殺〉、〈古屋奇影〉2個故事。
※什麼花能讓壞人聞之喪膽?《衛斯理傳奇》姐妹作!《衛斯理傳奇》外,倪匡另一個膾炙人口的長篇奇情冒險小說火熱登場!集推理、偵探、奇幻於一書!新一代龐德女的驚異冒險傳奇!
※倪匡早期作品,原載於香港新報及《武俠世界》雜誌,以筆名「魏力」發表。木蘭花不只外貌美艷,更是兼具膽量與機智形象的現代俠女!專好打抱不平,哪裡有犯罪者,哪裡就有她的身影!木蘭花和白素也成為倪匡筆下最傳奇、最為讀者夢縈魂牽的女性角色。
※原「女黑俠木蘭花傳奇」共有六十個精彩的冒險故事,是倪匡作品第二多的系列。
※倪匡仙逝週年之際,本社特別重新策畫編排,每本包含兩個故事,分三十本刊完。每本內容皆是獨立的單元,但前後互有呼應,讀者若依順序閱讀,更能掌握故事精華及各人物間的恩怨關係。
※木蘭花酷炫的黑面具成為那個年代的時尚潮流,當紅巨星趙雅芝扮演身手不凡,打功了得的黑女俠一角,一上映即造成轟動,創造80%以上的收視率,並且引進美國、加拿大播映。
※本系列故事亦曾多次改編搬上銀幕及電視劇,深受好評!

無所不能的東方三俠!
無堅不摧的正義聯盟!
推理、偵探、奇幻!
新一任龐德女的驚異冒險傳奇!

外星客達人──衛斯理出神入化馳騁宇宙
犯罪者剋星──木蘭花霹靂行動縱橫人間

力挽混亂不堪的世界!
拯救迷失自我的人心!
從南美利馬高原到喜馬拉雅山冰川;
從蠻荒的原始森林到千年海底古城;
只要有犯罪與不法的地方,就有他們的身影!
只要有不平和詭異的事件,就是他們的戰場!

人人都當自己是最精明的人,但是螳螂捕蟬,黃雀伺其後,強中還有強中手!
在即將展開的龍爭虎鬥中,正不知是誰存誰亡!

本系列故事以木蘭花、穆秀珍及高翔合稱之「東方三俠」為主的三人小組,專門打擊不法犯罪組織,解決各種奇案怪事的經過。故事後期又加上「天使俠女」安妮和雲四風、雲四風等人物。故事內容結合科幻、推理和偵查、武俠等元素,足跡更遍及世界,包括南美利馬高原、喜馬拉雅山冰川、北極、火山、原始森林等。木蘭花也和白素一樣,成為倪匡筆下最經典的女主角,締造了許多驚人的記錄與傳奇。
※〈刺殺〉:
在大名鼎鼎的女黑俠木蘭花及警方特別工作組主任高翔的屋子中,有人竟以閃電手法擄走了安妮,究竟是誰那麼大膽?原來對方是為了要脅雲五風,要他製造一張電網,然而對方要用這張電網來做什麼,卻令眾人匪夷所思,只是那樣的一張電網如果罩向地面,那麼一方哩之內的生物只怕無一倖存,因而歹徒的動機十分可疑,雲五風隱隱感到,這其中一定有一個巨大的陰謀在!歹徒的陰謀到底為何?

※〈古屋奇影〉:
安妮和同學打賭,到一間知名的鬼屋中過夜以挑戰膽量,相傳這間鬼屋,進去的人睡一晚,第二天不是瘋了就是死了,安妮鼓足勇氣前往鬼屋,第二天人卻失去蹤影,難道鬼屋的傳言竟是真的?!木蘭花為了確保安妮的安危,打算尾隨安妮至鬼屋,竟碰上一連串的怪事,彷彿要阻止她前往鬼屋一般,這又是怎麼回事?與此同時,銀行的保險庫外牆被人弄破,裡而還有濃郁的油墨味,奇的是庫存的鈔票數量卻沒有短少!這是一場惡作劇嗎?這些事件彼此又有什麼關聯?

※【《衛斯理傳奇》與《木蘭花傳奇》的巧妙連結】
穆秀珍曾出現於衛斯理《轉世暗號》系列中,揭開了其身世之謎,衛斯理的叔叔出現後,因見義勇為,接下一位被追殺的女子的請求,收留了一個女嬰,命名為穆秀珍,後因戰亂把女嬰寄養在一家姓穆的大戶人家。她也因此事與衛斯理、白素碰過面。

※東方三俠──成員簡介:
◎木蘭花:幾乎無所不能的現代女俠,美麗神秘又充滿正義感。剷除邪惡,扶助弱小,在柔道和空手道上有極高的造詣。師父為日本柔道名家:兒島強介。她的生活中充滿了各種冒險傳奇經歷。感情世界亦是多采多姿。
◎穆秀珍:木蘭花的堂妹。潛泳高手,好打抱不平,缺點是冒失,衝動,性子急。
◎高翔:英俊瀟灑!「高翔」是他無數姓名中的一個,三十出頭,但已擁有一家規模十分大的出入口洋行,人家稱他為「商場最有前途的人」。暗中常劫富濟貧,後與警方合作,和木蘭花、穆秀珍二女多次交手,因而產生相殺相愛的微妙關係。

 

作者

倪匡(1935—2022)

 

本名倪聰,字亦明。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目錄

◎〈刺殺〉
1  另有所圖
2  摩亨將軍
3  一命換一命
4  三個難題
5  深入敵境
6  執行任務
7  智脫虎口
8  絕處逢生

◎〈古屋奇影〉
1  接受挑戰
2  午夜探險
3  古屋魅影
4  屋漏偏逢連夜雨
5  鬼花樣
6  犯罪據點
7  目的何在
8  用人不當

試閱

天色陰霾,氣候寒冷。
在這樣的冬天,幾乎什麼全是瑟縮的,花園中的草枯黃了,椰樹只剩下了禿枝,金魚匿伏在池底,一動不動,向遠處望,連海水也似乎靜止的。
木蘭花隔著陽台的玻璃,向外眺望著,她不喜歡這樣陰霾的冬天,冬天本身有很多可愛之處,大雪紛飛,替大地添上銀妝,就是冬天的可愛之一,然而,那樣的陰冷,那樣的一片肅殺之氣,木蘭花不禁嘆了一聲。
她向外望了一會,轉過身去,她聽到車聲,開鐵門聲,腳步聲,但是,她卻並沒有轉過頭來,因為她知道,這時候,應該是安妮從學校回來的時候了。
果然,安妮上了樓,可能是由於寒風的吹襲,安妮的臉色十分紅,安妮一見木蘭花,叫了木蘭花一聲,放下一疊書本下來。
木蘭花應了一聲,她只是向安妮望了一眼,略點了一點頭,就問道:「有什麼事?」
木蘭花的那一問,使安妮驚訝地揚起了眉來,道:「蘭花姐,你怎知道我有事要對你說?」
看到安妮的神情如此驚訝,木蘭花不禁笑起了來,道:「那太容易了,你回來之後,叫了我一聲,只是望著我,一副想說話又不說的神氣,如果不是有著什麼特別的事,怎會那樣?」
安妮笑了一下道:「真是那樣,蘭花姐──」
她講到這裡,又停了一停,像是要說的話十分難以開口一樣。
木蘭花也不催她,只是帶著微笑望定了她,安妮揮了揮手,道:「蘭花姐,你一定猜不到我要對你說的是什麼事?」
木蘭花點頭道:「是的,我猜不著,但我卻已經可以預料到,你不論說什麼,一定是一件我不會同意你去做的事情!」
安妮著急起來,道:「啊,蘭花姐,你一定得同意我,我已經答應人家了!」
木蘭花仍然不向安妮追問是什麼事。
安妮站了起來,道:「其實很簡單,我跟人家打了一個賭,要證明我就是我,我也有膽量,並不一定要跟著兩位大名鼎鼎的女黑俠才能生活。」
木蘭花皺了皺眉,安妮漸漸大了,女孩子到了安妮現在這個年齡,總有許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安妮自然也不會有例外的。
關於這一點,木蘭花倒一點也不覺得意外,她只是微笑著道:「誰會那樣以為,你自然是你自己,不必倚靠什麼人而生活的。」
安妮的神色有點尷尬,她急忙道:「或者我說錯了,蘭花姐,我的意思,不應該指生活而言,而是說,我自己應該有獨立的勇氣。」
木蘭花仍然皺著眉,說道:「事情是怎麼開始的?」
安妮來回走著,她雖然在竭力抑制著,可是卻顯而易見,她的神情十分激動,她道:「我們幾個同學在閒談著,其中的一個,忽然提到一間古屋,他說,那古屋中有鬼,許多不信那屋中有鬼的人,跟人家打賭,進去睡一晚,第三天,不是瘋了,就是死了!」
木蘭花的雙眉蹙得更緊,事實上,她不必安妮再講下去,就已經可以知道這是什麼一回事了!
安妮續道:「接著,又有人說,如果是木蘭花和穆秀珍,她們兩人中的任何一個人,肯到那古屋中過一夜的話,一定沒有事,如果那屋中真有鬼的話,她們還能將鬼揪出來!」
安妮講到這裡,又停了一停。
木蘭花道:「然後──」
木蘭花只說了兩字,安妮便接上了口,道:「然後,所有的人忽然都不說話了,望定我,蘭花姐,你說,在那樣的情形下,我應該怎麼辦?」
木蘭花笑了一下,道:「你有兩個辦法,一個是你對他們說,你回來對我們說,看我們兩個之間,誰肯在那古屋中度過一晚;第二個辦法,就是你已經用了的那種!」
安妮望著木蘭花道:「是的,我用了第二種辦法,我告訴他們,不必木蘭花或者穆秀珍,我也可以獨自在那古屋中度過一晚!」
木蘭花沉聲道:「安妮,這實在是一種很無聊的打賭,誰都知道世上沒有鬼,只要有一點勇氣,就可以在那古屋睡上一晚,事實上,就算睡上一晚,也絕不能證明什麼事!」
安妮道:「蘭花姐,或者我們這年紀的人,想法多少有點不同,我已經答應了下來,就非去不可,我不要人家看不起我。我可以去麼?」
木蘭花微笑著,道:「當然可以!」
安妮高興地握住了木蘭花的手,道:「謝謝你,蘭花姐,還有一點很重要,那就是由得我一個人去,直到第二天早上,他們到古屋來到我,你不要在黑暗中保護我,得由我一個人!」
木蘭花點頭道:「自然你答應人家的,就是你一個人去獨宿古屋,但我建議你帶一件武器去!」
安妮道:「自然,蘭花姐,我現在就去收拾東西,趁天色還沒有黑,我可以詳細檢查一下,那古屋之中究竟有什麼古怪。」
木蘭花無可不可地道:「好的,天氣很冷,你可以將那個鶴絨被袋帶去!」
安妮高興地笑著,跳著,奔出了書房。
木蘭花望著安妮修長、瘦削的背影,緩緩地搖了搖頭。
少年人有很多古怪的想法,在成年人眼中看來,一件可能是毫無意義的事情,但是在少年人的心目中,可能就十分重要,重要得認為是人生途程中,極其重要的一環,木蘭花想到自己在少年時,也不免有同樣的傻事,她會心微笑起來。
安妮很起勁,奔進奔出,她帶了一個足可以抵禦零下十度嚴寒的鶴絨被袋,帶了一支長電筒,木蘭花替她準備了一壺熱咖啡和一大疊三明治,安妮又攜帶了一柄可以發射麻醉針的小手槍。
然後,在下午四時,她將準備好的東西,放在車上,駕車離去。
直到她離去之前,她才道:「蘭花姐,你為什麼不問問我,那古屋在什麼地方?」
木蘭花笑道:「為了證明你確然能獨自度過一個難關,也為了證明我絕不會來保護你,所以我不需要知道那古屋在什麼地方!」
安妮摟住了木蘭花,在木蘭花的頰邊親了一下,道:「蘭花姐,你真好!」
接著,她上了車,疾馳而去。
木蘭花回到了屋中,雖然只是下午,但是由於天色陰得可怕,在屋中,已經有朦朧的暮色了。木蘭花著亮了燈。不多久,高翔就回來了。
高翔搖著手,一面走進來,一面道:「好冷,蘭花,你沒有出去麼?」
他奔上了樓,木蘭花從書房走了出來,高翔握住了木蘭花的手,兩人互望著,甜蜜地笑著,高翔向書房望了一眼,道:「安妮還沒有回來?」
木蘭花道:「回來了,又出去了!」
高翔說道:「那麼冷的天氣,她到什麼地方去了!」
木蘭花笑道:「這樣的天氣就叫冷了?安妮為了證明她有勇氣,和同學打賭,到一間有鬼的古屋中去過一夜,早就走了。」
木蘭花是帶著說笑的心情說那幾句話的,在她的預料之中,高翔聽到了那幾句話,一定會哈哈大笑,然後就不再提起了!
木蘭花可以說料事如神,她預料的事,很少出差錯的。然而很少出差錯,不等於不出差錯,她的預料,也有錯誤的時候。
這一次,她的預料就錯了!
她的話才一說完,高翔便陡地一呆,然後,神情緊張地道:「有鬼的古屋?哪一間?」
木蘭花看到高翔的那種神情,她也不禁呆了一呆,反問道:「什麼意思?本市難道有很多間有鬼的古屋麼?為什麼你要那樣問?」
高翔搓著手,他的神情仍然很焦急,造:「希望不是西郊白鶴圍的林家古屋。」
高翔在那樣說的時候,神情很嚴重,木蘭花笑道:「如果是那一間,又怎樣?」
高翔道:「那一間林家古屋,真有古怪!」
木蘭花笑道:「要不要我也和你打一個賭,獨自到那古屋去過一晚?」
高翔忙搖手道:「別開玩笑!」
木蘭花揚了揚眉,道:「那古屋究竟有什麼古怪,你倒說說。」
高翔又追問道:「安妮是不是到那裡去了?」
木蘭花道:「我不知道,她特別聲明,不要人去保護她,她要單獨行動,所以我也沒有問她!」
高翔皺著眉,道:「不行,我們趁天還未黑,得到白鶴圍的林家古屋去看看,如果安妮真是在那裡,得把她叫回來!」
木蘭花看到高翔說得那麼嚴重,她也不禁怔了一怔,道:「怎麼樣?」
高翔道:「那屋子十分古怪,警方接到過三次投訴,總共有四個人,也是接受了打賭,在那屋中過夜,兩次是單獨一個人,那兩個人,事後都被人發現,僵斃在那古屋之中。」
木蘭花凜了一凜,道:「死因是什麼?」
高翔道:「過度驚恐,引致心臟的微血管爆裂而死,嚇死的!」
木蘭花道:「第三次呢?」
高翔道:「第三次,是兩個人,他們是兩兄弟,也是接受了打賭,在那古屋中過夜,結果,弟弟因為同樣的原因死在古屋中,哥哥卻失了蹤,兩天之後,才被人發現他在公路上遊蕩,已經神經失常,成了瘋子,醫生說,那也是受了過度的驚恐所致!」
木蘭花陡地一怔,她立時想起了安妮的話來。安妮在敘述她將要前去的古屋時,曾說過:「許多不信那屋有鬼的人,跟人家打賭,進去睡了一晚,第二天,不是死了,就是瘋了!」
本市可能有很多古屋,都被人傳說成有鬼,但是,有人死了,有人瘋了,這樣的事,絕不是通常的事,發生過那樣事的鬼屋,自然只有一間,就是高翔所說的白鶴圍林家大屋。
那麼,安妮毫無疑問是到林家大屋去了!
木蘭花呆住了不出聲,高翔更著急起來,忙道:「怎麼樣了,你想到了什麼?」
木蘭花緩緩地道:「我想到,安妮曾說過,她要去的古屋,曾經有人去過夜,不是死了,就是瘋了,看來,安妮正是到你所說的那間古屋去了!」
高翔直跳了起來,道:「那我們還等什麼,快去追她回來!」
木蘭花皺眉,搖頭道:「不,安妮跟人家打了賭,她將這件事看得十分嚴重,認為那足以證明她有獨立的勇氣,不必去阻擾她。」
高翔急道:「可是──」
木蘭花揮了揮手,道:「我知道,有人曾在這古屋中被嚇死,被嚇瘋,你可記得有一篇著名的小說《蠟像院之夜》?」
高翔沒好氣地道:「自然記得!」
木蘭花道:「在那篇小說中,也是一個人接受了打賭,在一個陳列著歷代最奸壞的人的蠟像院中過了一夜,他生出了種種幻想,終於死在蠟像院中,他是被他自己嚇死的,那幾個人也是一樣。」
高翔道:「你是說,安妮有足夠的勇氣,不會生出幻象來,是以她不會有事?」
木蘭花點頭道:「是的,這也正好是給她一個鍛鍊勇氣的機會。」
高翔卻大搖其頭,道:「我絕不同意你那樣說法,事實可能不那麼簡單。」
木蘭花奇道:「你那樣說,是什麼意思?」
高翔道:「在第一宗命案發生後,警方就曾對這古屋進行搜索,懷疑另有別情。」
木蘭花道:「你們一定什麼也沒有發現,對不對?」
高翔點頭道:「是的,可是我始終懷疑,那古屋被人利用來作為犯罪的基地,蘭花,你知道,極度的驚恐固然能令人死亡,但如果被注射了極度亢奮劑,也可以使人心臟微血管破裂而死亡的。」
木蘭花呆了一呆,道:「那樣說來,在那三個死者的屍體上,應該找到針孔了?」
「沒有,」高翔說:「可是那個瘋子,他現在在瘋人院中,接受特別照顧,我們一直希望在他的口中得到線索,希望知道當晚發生了什麼事。」
木蘭花忽然又笑了起來,道:「那也未免太可笑了,高翔,警方可以派人在那古屋中過一夜,那不是全然明白了麼?」
高翔道:「我們的人,曾在三次事件發生後,都留駐在那古屋之中,但是卻什麼事也沒有。」
木蘭花道:「留駐的一定不止一個人!」
高翔苦笑道:「蘭花,你太苛求了,在連續有那樣的事發生了三次之後,要求一個警務人員單獨留在古屋之中,這樣的命令,就算有警員肯接受,作為上級,也很難下達這個命令!」
木蘭花望著高翔,一聲不出,高翔立時明白了她的意思,道:「蘭花,我自然曾提出過,讓我一個人在那古屋中過一夜,可是方局長卻否定我的了提議。」
木蘭花「唔」地一聲,道,「那麼,那個嚇瘋了的人,可曾提供什麼線索?」
高翔道:「很難說,那個人自從被人在公路上發現,送到警方的手中,足足有兩個月了,他自始至終只說過兩句話,一句是『影子,影子!』,另一句是:『不要拉我,不要拉我!』」
木蘭花道:「這兩句話,不能證明什麼。」
高翔道:「是的,只能證明當晚他看到了一個影子,和有人拉他!」
木蘭花笑著道:「影子可能是他們自己的,拉他的人,多半是他的弟弟!」
高翔吸了一口氣,道:「蘭花,你決定不去理會安妮,由得她去?」
木蘭花道:「是的。」
高翔正色道:「蘭花,安妮可能在今晚遭到極度的危險!」
木蘭花呆了一呆,她平日是一個極有決斷力的人,可是如今,她也不禁猶豫了起來。
的確,高翔所說的話,絕不是虛言恫嚇,安妮今夜可能遭到極度的危險!她應該將她追回。
然而,如果他們到了那古屋之中,將安妮找回來了,安妮的心情會怎樣?
安妮一定從此對自己沒有了信心,也從此認定了在他人的心目之中,自己是一個沒有勇氣的人,這絕不是一件小事,那足以影響安妮的一生,
木蘭花呆了一會兒,將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高翔也呆了一呆,道:「那麼,我們可以採取折衷的辦法,我們也去,在暗中保護她!」
木蘭花道:「我早已想到過這一點了,那樣做,可能弄巧成拙!」
高翔卻變得固執起來,道:「不論你如何說,我們明知安妮有危險,決不能坐視不理!」
木蘭花道:「問題就在這裡,我倒不以為那古屋中真有什麼古怪,不然,何以警方的搜索會一無發現?」
高翔嘆了一聲,道:「蘭花,我沒有法子說服你,我得打電話通知秀珍!」
木蘭花忙道:「千萬不要,秀珍一聽,一定大叫大嚷,奔進古屋去,安妮會恨你一生,好吧,你既然堅持要在暗中保護安妮,我和你去,只不過我們的行動要特別小心,唉,這實在是對安妮的一種欺騙!」
高翔嚴厲地道:「也是對她的愛護!」
木蘭花並沒有再和高翔爭下去,因為她既然已經改變了初衷,自然沒有什麼可以爭論的了,高翔如臨大敵一樣,帶了許多應用的東西。
等到他們兩人出門口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黑下來了,天色黑得十分快,他們駛出了不到一哩,便需著亮車頭燈了。
也就在這時,他們聽到了警車的號聲,劃破黑暗寒冷的空氣,疾傳了過來,高翔忙將車駛向路邊,好讓有緊急任務的警車通過。
一輛警車迎面駛來,以極高的速度在他們的車邊掠過。
高翔一等警車駛過,立時踏下油門,準備繼續向前駛去。
而在那一剎間,他突然聽到了一下刺耳之極的緊急煞車聲,他連忙回頭看去,只見那輛警車,因為在高速行駛中突然停車,整輛車都在公路上打著轉。
高翔不禁皺了皺眉,這樣的情形,幸而現在公路上的車不多,不然的話,一定造成嚴重的交通失事!
而那輛警車,在打了幾個轉之後,又向前疾追了上來。
木蘭花忙道:「停車,是追我們的。」
高翔也看出那輛警車是來追自己的,他立時停了車,他的車才一停止,警車便已追了上來,在高翔的車邊停下。
一個警官自車上跳了下來,向高翔行了一個敬禮,高翔問道:「什麼事?可是我開快車?」
那警官道:「主任,方局長有命令,請你立即到總局去報到!」
高翔呆了一呆,那警官又道:「方局長曾和你直接聯絡,但是你不在家中,所以他才命令離你住宅最近的巡邏車,吩咐一定要找到你!」
高翔皺著眉,下了車,來到了警車上,拿起了無線電,他才報了自己的代號,就聽到了方局長的聲音。
方局長的聲音很焦急,道:「高翔,你在哪裡?盡快趕來!」
高翔道:「局長,發生了什麼事?我也有極重要的事要做,當然,是私人的事。」
方局長道:「高翔,只好請你將私人的事,暫時擱一擱了,我這裡的事,十分的重要,非你來不可!」
高翔還是不想去,他又問道:「究竟是什麼的事?」
方局長道:「在電話裡不便說,高翔,蘭花在麼,最好也請她一起來。」
高翔不禁苦笑了一下道:「好,我來,但是蘭花卻不能來了!」
他放下了電話,走回到了自己的車前,說道:「蘭花,方局長說有極重要的事,要召我回去了,你──」
木蘭花道:「不要緊,我一個人去好了,事實上,我一個人去只有更好,更不會被安妮發現我竟然會言而無信,一個人總容易隱蔽一些!」
高翔握了握木蘭花的手,登上了警車,警車立時疾駛而去。
木蘭花坐到了駕駛位上,這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木蘭花駕著車向前駛,直到轉了通向西郊的公路,她還在想:自己這樣做,究竟對不對?
雖然,她有把握,自己的行動可以特別小心,令得安妮完全不知道,但是,無論如何,那總是對安妮的一種欺騙。
現在,就只好用高翔的話來解釋了,那也是對安妮的愛護,就算是欺騙,也可以說是,善意的欺騙!
木蘭花一面想著,一面駕著車。
她簡直完全不知道接著而來的事是怎麼發生的,天色越來越黑,而且,還下著細雨,車頭燈照耀所及的範圍,一片迷濛,公路上一個人也沒有,一輛車也沒有。
木蘭花將車子的速度提高,在那樣的情形下,應該是絕不會有問題的。
可是,在突然之間,一個人卻從路邊的樹後轉了出來。
那人自樹後一出來,便急急橫過公路,就在木蘭花駕駛的車前。
木蘭花的反應,已經算得快的了,但是當時的車速高,那人又來得實在太突然,木蘭花陡地扭轉駕駛盤,車子的車身幾乎全都傾倒,車子向前衝出,還是碰到了那人,將那人碰得向路邊的草叢中,直拋跌了進去。
接著,便聽得有人叫道:「撞死人啦!」
木蘭花的車子,在衝出了近二十碼之後才煞住,她立時將車子倒退了回來。
那時,路邊又有兩個人走了出來,木蘭花的車子才一倒退回來,那兩人便聲勢洶洶,趕到了車子旁,厲聲喝道:「出來!」
木蘭花十分平靜,她道:「我當然會出來,不然,我也不會退回來了!」
她說著,打開車門,走了出來,那兩人磨拳拍臂,大聲呼喝著,木蘭花也不理會他們,只是道:「給我撞倒的那人呢?」
那兩個人大聲喝叫道:「你撞死了我們的父親了!」
木蘭花道:「我看得很清楚,我的車子左邊碰到了他,將他的身子彈了開去,在那樣的情形下,他是不會死的,快讓我送他到醫院去!」
木蘭花一面說,一面已向路邊的草叢走去,這時,她也聽到,草叢中發出了一陣呻吟聲來。
而那時候,木蘭花也已有足夠的時間使她鎮定下來,想一想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了。
她絕沒有在駕駛上犯什麼錯誤,這是一條不限時速的快速公路,而那人,像是特地在等著她的車子到來,才衝出來給她碰撞一樣。
可是,隨即出現的那兩個年輕人,又聲勢洶洶,似乎對於傷者──他們的父親──反倒並不關心,這一切,全是十分可疑的事。
在這時候,木蘭花自然還不可能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倪匡 作者作品表

木蘭花傳奇(28)神蹟

木蘭花傳奇(27)魅影

木蘭花傳奇(26)碧玉船

木蘭花傳奇(25)詭局

木蘭花傳奇(24)還魂

木蘭花傳奇(23)魔畫

木蘭花傳奇(22)鬥古城

木蘭花傳奇(21)龍宮

木蘭花傳奇(19)奇石

木蘭花傳奇(20)黑洞

木蘭花傳奇(18)局中局

木蘭花傳奇(17)吃人花

原振俠傳奇之奇緣【珍藏限量紀念版】

原振俠傳奇之寶狐【珍藏限量紀念版】

原振俠傳奇之血咒【珍藏限量紀念版】

木蘭花傳奇(16)闇夜

木蘭花傳奇(15)鬥魚

木蘭花傳奇(14)鑽石局

木蘭花傳奇(13)黃金劫

木蘭花傳奇(11)天外恩仇

還有... [顯示所有作品]

2024年6月中文新書 同類商品


馮素波隨筆 峰波情未了

Zolima Culture Guide #1 - 石漢瑞的香港

求生欲UP!職涯諮商師的100好感傾聽術

青少年身心調整法:自我調節&放鬆自律神經

中年之路:穿越幽暗,迎向完整的內在鍊金之旅

食南之徒

四環

機場解體新書:圖解機場相關大小事

自律神經名醫親自傳授:用好心情創造好人生

園部俊晴臨床經驗彙整 膝關節物理治療實務

你真的存在嗎?一分鐘掌握古今中外思想的哲學入門課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蘇聯史筆記通

鋼彈兵器大觀:新機動戰記鋼彈W Endless Waltz 敗者們的榮耀篇

Q小子智FUN世界 6

不准碰!這些都是我的

鵝教授上課啦!用科學揭開 三隻小豬 的祕密

每日懷疑人生一百萬次

榮格論脈輪:1932年昆達里尼心理學研討會筆記

31天的都市自癒書

衛斯理六十周年紀念集:衛斯理一甲子

還有... [顯示所有書籍]

* 以上資料僅供參考之用, 香港書城並不保證以上資料的準確性及完整性。
* 如送貨地址在香港以外, 當書籍/產品入口時, 顧客須自行繳付入口關稅和其他入口銷售稅項。

 

 

 

  我的賬戶 |  購物車 |  出版社 |  團購優惠
加入供應商 |  廣告刊登 |  公司簡介 |  條款及細則
 
  香港書城 版權所有 私隱政策聲明
 
  顯示模式: 電腦版 (改為: 手機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