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蘭花傳奇(28)神蹟
 
作者: 倪匡 
書城編號: 28146607

原價: HK$100.00
現售: HK$95 節省: HK$5

購買此書 10本或以上 9折, 60本或以上 8折

購買後立即進貨, 約需 7-12 天

 
 
出版社: 風雲時代
出版日期: 2024/06
頁數: 320
ISBN: 9786267464144

商品簡介


※本書包含〈金廟奇佛〉、〈陷阱〉2個故事。
※什麼花能讓壞人聞之喪膽?《衛斯理傳奇》姐妹作!《衛斯理傳奇》外,倪匡另一個膾炙人口的長篇奇情冒險小說火熱登場!集推理、偵探、奇幻於一書!新一代龐德女的驚異冒險傳奇!
※倪匡早期作品,原載於香港新報及《武俠世界》雜誌,以筆名「魏力」發表。木蘭花不只外貌美艷,更是兼具膽量與機智形象的現代俠女!專好打抱不平,哪裡有犯罪者,哪裡就有她的身影!木蘭花和白素也成為倪匡筆下最傳奇、最為讀者夢縈魂牽的女性角色。
※原「女黑俠木蘭花傳奇」共有六十個精彩的冒險故事,是倪匡作品第二多的系列。
※倪匡仙逝週年之際,本社特別重新策畫編排,每本包含兩個故事,分三十本刊完。每本內容皆是獨立的單元,但前後互有呼應,讀者若依順序閱讀,更能掌握故事精華及各人物間的恩怨關係。
※木蘭花酷炫的黑面具成為那個年代的時尚潮流,當紅巨星趙雅芝扮演身手不凡,打功了得的黑女俠一角,一上映即造成轟動,創造80%以上的收視率,並且引進美國、加拿大播映。
※本系列故事亦曾多次改編搬上銀幕及電視劇,深受好評!

無所不能的東方三俠!
無堅不摧的正義聯盟!
推理、偵探、奇幻!
新一任龐德女的驚異冒險傳奇!

外星客達人──衛斯理出神入化馳騁宇宙
犯罪者剋星──木蘭花霹靂行動縱橫人間

力挽混亂不堪的世界!
拯救迷失自我的人心!
從南美利馬高原到喜馬拉雅山冰川;
從蠻荒的原始森林到千年海底古城;
只要有犯罪與不法的地方,就有他們的身影!
只要有不平和詭異的事件,就是他們的戰場!

人人都當自己是最精明的人,但是螳螂捕蟬,黃雀伺其後,強中還有強中手!
在即將展開的龍爭虎鬥中,正不知是誰存誰亡!

本系列故事以木蘭花、穆秀珍及高翔合稱之「東方三俠」為主的三人小組,專門打擊不法犯罪組織,解決各種奇案怪事的經過。故事後期又加上「天使俠女」安妮和雲四風、雲四風等人物。故事內容結合科幻、推理和偵查、武俠等元素,足跡更遍及世界,包括南美利馬高原、喜馬拉雅山冰川、北極、火山、原始森林等。木蘭花也和白素一樣,成為倪匡筆下最經典的女主角,締造了許多驚人的記錄與傳奇。
※〈金廟奇佛〉:
雲三風在東南亞某國北部的蠻荒地區完成國外礦脈探勘工作,回來兩天後,健康情形一向良好的他突然感到非常口渴及焦躁,然後身體出現紅色斑點,接著呼吸減弱,竟至暴斃死亡。由於他在臨死前,提到了一座金色的廟,木蘭花、穆秀珍及安妮為了調查雲三風的死因,決定遠赴叢林中的金廟一探究竟,一名老者告訴她們,雲三風是死於降頭術,只要得罪了金廟中的神,就會死亡!一行人果然見到一顆面目猙獰的人頭從空中疾馳而過,難道世界上真有所謂的「飛頭降頭術」?

※〈陷阱〉:
一輛汽車被攔截,司機被歹徒襲擊受傷,車上一名人士亦被捉去。警方調查後,發現被綁架的竟是一名白癡。巧合的是,這人在雲氏工業系統屬下的一間光學玻璃工廠工作,擔任需要重複多次的單調任務。警方亦發現白癡的樣貌和一名叫狄諾的職業間諜非常相似。更奇怪的是,經過專家的檢驗及分析,探測白癡腦部的活動情形及微弱電波的反應,竟證明他的智力是一個超乎常人的天才!原來這後面竟隱藏了一個駭人聽聞的秘密計劃……

※【《衛斯理傳奇》與《木蘭花傳奇》的巧妙連結】
穆秀珍曾出現於衛斯理《轉世暗號》系列中,揭開了其身世之謎,衛斯理的叔叔出現後,因見義勇為,接下一位被追殺的女子的請求,收留了一個女嬰,命名為穆秀珍,後因戰亂把女嬰寄養在一家姓穆的大戶人家。她也因此事與衛斯理、白素碰過面。

※東方三俠──成員簡介:
◎木蘭花:幾乎無所不能的現代女俠,美麗神秘又充滿正義感。剷除邪惡,扶助弱小,在柔道和空手道上有極高的造詣。師父為日本柔道名家:兒島強介。她的生活中充滿了各種冒險傳奇經歷。感情世界亦是多采多姿。
◎穆秀珍:木蘭花的堂妹。潛泳高手,好打抱不平,缺點是冒失,衝動,性子急。
◎高翔:英俊瀟灑!「高翔」是他無數姓名中的一個,三十出頭,但已擁有一家規模十分大的出入口洋行,人家稱他為「商場最有前途的人」。暗中常劫富濟貧,後與警方合作,和木蘭花、穆秀珍二女多次交手,因而產生相殺相愛的微妙關係。

作者

倪匡(1935—2022)

 

本名倪聰,字亦明。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目錄

◎〈金廟奇佛〉
1  中蠱
2  佟雅夫人
3  他們做到了
4  推理過程
5  蠻荒之地
6  飛頭降頭術
7  金廟奇佛
8  桑達計畫

◎〈陷阱〉
1  連環謀殺
2  天才與白癡
3  陷阱
4  劃時代創造
5  記憶重現
6  聽天由命
7  深水戰爭
8  歷險歸來

試閱

雲三風的追思儀式,簡單而隆重,雲氏兄弟的親友,雲氏工業系統的職員,都集中在教堂前,唱著沉緩的哀歌,表示悼念。
雲三風的屍體留在林道博士的醫院中,林道博士已開始解剖的工作,但是還沒有什麼發現。
在追思儀式中,雖然大家都很哀傷,但是人人都不免有點奇怪的神情,因為雲三風的身體一直很好,他最近遠行回來,也絕沒有什麼異狀,突然間因病致死,這總是一件極其突然的事。
從教堂中出來,木蘭花和安妮兩人回到了家中,安妮一路想說話,但是她看到木蘭花在沉思,所以她忍住了不開口。
等到了家中,安妮才道:「蘭花姐,如果你要到某國去的話,我也去。」
木蘭花皺了皺眉,道:「安妮,如果你要去的話,秀珍一定也要去了。」
安妮忙道:「那不是很好麼?我們三個人,好久沒有在一起了!」
木蘭花不置可否,向樓上走著,安妮跟在她的後面。
木蘭花進了書房,道:「看看情形怎樣再說吧,我們在動身之前,還要詳細研究一下,三哥在那裡,究竟做過些什麼,到過什麼地方!」
安妮抿著嘴,沒有出聲。
不一會,雲四風、穆秀珍和雪五風都來了,雲五風提著一隻公事包,幾個人一起聚集在書房裏。
雲四風先開口,道:「三哥是因公到某國去的,上個月,在某國北部,發現了一個蘊藏量相當豐富的鎢礦。礦主準備出讓,一個美國探測工程師,帶了他的探測報告來找我們,三哥就是為這件事前去的。」
木蘭花已經打開了公事包來,取出了大疊文件,其中很厚的一疊,就是那份探測報告,木蘭花略略翻了一翻,道:「那地方是一個叢林密佈的山區,很荒涼,有山居的土人居住!」
雲四風點頭道:「是的,請你看最後兩頁,那位美國工程師,還假定在鎢礦的附近,可能有稀有金屬的礦藏,不過要進一步探測,這才是引起我們興趣的真正理由。這一帶,全是私人的產業,屬於一個叫佟雅夫人的有錢寡婦所有,這個寡婦,曾是有勢力人物的親人,身分很神秘,她的要價,是三千萬美金。」
木蘭花點一點頭,道:「這可以說是一筆大買賣了!」
雲四風苦笑了一下,道:「若不是為了交易的數字過鉅,三哥也不會親自出馬,不過事實上,單是鎢礦一項,投資下去之後。不到三年,就可以有利潤了。」
木蘭花皺著眉,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難道買主沒有爭奪的對手?」
雲四風道:「有,一家日本工業株式會社也想插手,但是在考慮到了交通不便,難以招請工人種種困難之後,就放棄了。」
木蘭花沉聲道:「鎢的工業用途十分廣闊,會不會──」
她的話還沒有講完,雲四風已經明白了她的意思,道:「是的,不過鎢的世界產量相當多,還未到引起爭奪的地步,如果說這其中有什麼陰謀的話,應該是在還待探測的稀有金屬上,據那位美國工程師的報告說,在這個山中,可能有著『聚居帶』存在。」
安妮插口道:「什麼叫聚居帶?」
雲四風道:「稀有金屬常常以同一方式成為礦藏,聚在一起,這種情形,在礦物地質學上,稱之為稀有金屬的聚居帶,那位工程師說,可能有鍺、銥、鈦等稀有金屬存在,最可能的是鍺。」
木蘭花點點頭道:「鍺是良好的半導體,是電子工業最需要的原料。」
他們在討論著,穆秀珍已經有點不耐煩了,她道:「你們研究這些幹什麼?三哥到了那裡之後。曾經到過什麼地方?」
雲四風道:「他先到某國首都,接受佟雅夫人的招待,然後赴北部,進入山區,那位美國工程師一直陪著他,他去勘察了半個月之久才回來。據他說,一切滿意,值得我們投資。」
木蘭花道:「那麼,已經決定了?」
雲四風的聲音有點哽咽,他嘆了一聲道:「如果不是有了這個意外的話,三哥在那天下午,就會再度飛往某國的首都去簽合同的,現在,自然耽擱下來了!」
木蘭花眉心打著結,來回踱了幾步,道:「三哥雖然死了,事情仍然要進行的,是不是?」
雲四風點頭道:「自然是,不過,總要過幾天了。」
木蘭花道:「不必延遲,我就到某國去,讓我做雲氏組織的代表去簽合同,好不好?」
雲四風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蘭花,當然好,不過三哥已經出事了,你去的話──」
木蘭花道:「正因為三哥出了事,所以我一定要去,去詳細地調查一下,尤其是三哥臨死前提到的那個金色的廟,我想其中一定有古怪。」
雲四風又呆了半晌,才道:「好,我可以通知佟雅夫人派你去。」
木蘭花站定了身子,說道:「安妮要和我一起去!」
穆秀珍大聲道:「我呢?」
木蘭花攤了攤手,道:「你最好不要去,但是你一定要去的話,我也沒有辦法!」
穆秀珍道:「我一定要去。」
雲四風望著木蘭花苦笑道:「她說了要去,誰能阻得她?就算所有的交通工具都壞了,她游水也會游去的!」
穆秀珍雙手叉住了腰,向著雲四風道:「你知道就好!」
木蘭花道:「好,就這樣決定了,我會通知高翔替我們辦手續,明天一早,我們在機場見,我還要詳細研究一下這些資料!」
木蘭花指了指那一大疊文件,這是在示意各人可以離去了。
各人都站了起來,雲五風直到這時才道:「其實我這幾天也很有空……」
木蘭花道:「五風,如果我們要人幫助,會和你聯絡的,好麼?」
雲五風沒有再說什麼,大家分別離去,只剩下安妮和木蘭花兩人。
木蘭花埋頭看著資料,安妮揀出了很多照片來,有在首都拍的,也有在山區拍的。
更多的是直升機的空中攝影,全是莽莽蒼蒼的山頭,有幾張是山中土人用竹子搭成的屋子。
照片中也有廟,很多,但是卻不能肯定哪一座廟是雲三風臨死之前提到過的那一座「金色的廟」,因為大多數的廟頂,在彩色照片中看來,都是金色燦然的。
木蘭花終於看完了那份探測報告,她道:「安妮,你對於整件事,有什麼假設?」
安妮搖了搖頭,她平時是一個思想縝密的人,可是這件事,她實在一點頭緒也沒有!
她略停了一停,才道:「照林道博士的說法,好像三哥是中了降頭!」
木蘭花搖著頭,道:「別向那方面想,我的想法是,另外有人也想得到這片礦山,所以下了毒手,不過我還有點不明白。」
安妮望著木蘭花,木蘭花道:「第一,為什麼不以高價收買?第二,是用什麼方法,使人會無緣無故突然死亡!」
安妮喃喃地道:「降頭!」
木蘭花皺了皺眉,道:「別胡說了,我對於蠱和降頭也曾研究過。據我的研究結果,那全是極其無稽的事情,不足為信的!」
安妮還想說「那麼三哥怎麼會死的呢?」可是她只是嘴唇動了動,並沒有出聲。
安妮自然知道,自己對所謂「降頭」的知識,絕比不上木蘭花,這個問題,和木蘭花是無法展開爭辯的。但是,安妮卻覺得,在雲三風突然死亡的這件事上,充滿了神秘的意味,充分表示了人類對於生命科學研究的那一大片空白。
木蘭花又將所有廟的照片集中起來,一張一張看著,她心中在想;雲三風所說的「金廟」,究竟是那一座?雲三風為什麼要人到那「金廟」去看看,「他們做到了」,又是什麼意思,為什麼雲三風在半昏迷的時候,知道自己一定會死?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充滿了木蘭花的腦子。
木蘭花經過許許多多茫無頭緒的奇事,她總能在黑暗中找到一絲線索,而且她具有這個信心。
或許,這次死的是雲三風,所以使她的心中很亂。
一直到凌晨,安妮已經去睡了,高翔也早從警局回來,但是木蘭花卻什麼話也不說,她需要一遍又一遍地思索她所獲得的資料。
在高翔第三次催木蘭花就寢之際,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高翔先拿起了電話,聽了一聽,立時將電話聽筒放在擴音裝置上,然後道:「林道博士,有什麼發現?」
林道博士的聲音自電話中傳來了,道:「我們發現雲三風的神經中樞,像是受過極其強烈的麻醉藥的抑制,那是一種鹼性的麻醉劑。」
高翔和木蘭花互望了一眼,木蘭花忙道:「那是不是他致死的原因?」
林道博士道:「這樣強烈的麻醉,可以使人心跳減弱,呼吸減緩,但不能造成死亡。」
高翔道:「那麼,死亡的原因是什麼?」
林道博士苦笑著,道:「正在找,不過,我不一定保證可以找得到!」
高翔嘆了一聲,道:「謝謝你!一有發現,請隨時和我聯絡!」
高翔放回了電話,呆了片刻,道:「在現代解剖學之下,一個死人竟然找不出死因來,這實在可以說是一件怪之又怪的怪事!」
木蘭花沒說什麼,只是伸了一個懶腰。
整件事,本來就是怪之又怪,生龍活虎一樣的雲三風,自感到不適到死亡,還不到三小時,照林道博士所說,死者的神經中樞曾受過強烈的麻醉,那其實也是不可能的事,因為麻醉劑會立即發生作用,而雲三風在到醫院時還是神智清醒的,絕不可能到了醫院之後再被麻醉,麻醉劑是什麼時候進入他身體的?
帶著一大串疑問。木蘭花、安妮和穆秀珍上了飛機,也帶著一大串疑問,她們到了某國的首都。
木蘭花、穆秀珍和安妮一出了機場大廈,一個穿制服的司機,和一個身形又高又瘦、膚色黝黑的男人,便向著她們走了過來。
那男人以十分有禮的姿勢,向她們微微一鞠躬,道:「三位是雲氏工業組織的代表?我是佟雅夫人的秘書,夫人已準備接見三位。」
木蘭花點了點頭,道:「謝謝你!」
她們三人互望了一眼,在這一剎間,她們的心中,都有著一種十分奇異的感覺,因為她們感到,上次雲三風來到這裏,所經歷的,可能就和她們現在所經歷的一樣!
如果她們的遭遇,和雲三風一樣的話,那麼,結果她們是不是會和雲三風一樣,神秘地死亡呢?
秘書和司機接過了她們手中簡單的行李,向前走去。陽光很猛,使人有睜不開眼來的感覺。
佟雅夫人派來接她們的,是一輛極其舒適豪華的大房車,上了車子之後,車子向前疾駛而去,木蘭花等三人,都保持著沉默。
半小時之後,車子駛進了一條兩旁全是高大樹木的道路,那條路,顯然已不是公眾的道路了。因為,在路口有著警衛,而路上也只有他們這一輛車子。
車子的速度加快,很快地,就看到了一幢白色的巨大房子。
那房子是英國式的古老大廈,在房子前面,是一大片整理得極好的草地,細柔的青草,在陽光下閃耀著翠綠的光芒。
草地四周,是被修得成為球形的灌木,草地中,有好幾個大噴水池,陽光透過二十呎高的水柱,形成一道道迷幻的彩虹。
房子的正門,是四條大石柱,氣派非凡,木蘭花只知道佟雅夫人是一個有錢有勢力的寡婦,但是卻也未曾料到她的財勢,竟到了這一地步!
車子在房子面前的石階前停下,兩個穿著筆挺制服的僕人走過來,打開車門,木蘭花、穆秀珍和安妮一起出了車廂,安妮不禁讚嘆了一聲,道:「好美麗的房子!」
那位秘書先生道:「這是佟雅夫人在市內的別墅之一,三位一定會到北部去,是不是?在那裡,夫人的別墅,更使人驚嘆!」
木蘭花點了點頭,在僕人的帶引下,走上石階,進入了富麗堂皇的大廳。
秘書跟在她們的後面,道:「各位,夫人是個極講究禮節的人,請三位休息一下,夫人會在會客室接見你們。」
穆秀珍脫口道:「我們不需要休息!」
木蘭花瞪了穆秀珍一眼,低聲道:「你還不懂他的意思?他是要我們換上較隆重的衣服,不想我們一下飛機就見面!」
穆秀珍撇了撇嘴,口中咕噥著道:「好大的架子!」
安妮走在她們兩人的前面,已經來到了兩道半圓形的樓梯正中,那一個拱形的空地上,放著一座十二呎高的木雕佛像。
那座佛像上,嵌滿了各式各樣的寶石,從佛像雕刻的線條來看,那無疑的是一件古董,極有藝術價值的古董。
秘書帶著她們上了樓,立時有兩個女僕帶領她們,進入一間極大的房間,那房間的主要裝飾物是象牙,幾乎一切的陳設上都有象牙,而一對足有四尺長的象牙,放在紅木座上,作為裝飾。
木蘭花在女僕退了出去之後,道:「我們換衣服,先休息一下。」
穆秀珍打開了通向陽臺的門,門是鏤空的,由象牙雕成,她在陽臺上站了片刻,轉回身來,道:「這佟雅夫人。我看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女人了,荷蘭女皇也不見得有這樣豪華的住所!」
安妮大有同感地道:「是啊,在這房間中,我好像處身於充滿了東方神奇色彩的神話之中!」
木蘭花的神情很淡然,她道:「當然,你想想。她可以出賣整座礦山,自然不是普通人!」
穆秀珍道:「她一定是個極難相處的老太婆!」
木蘭花笑了起來,道:「理會這些幹什麼?我們來這裏,第一件事是和她簽合同,第二件事,是來尋找三哥的死因!」
一提到了雲三風的死,她們三人的心頭,都有一股異樣重的壓力,她們都不再開口,換上了最隆重的服裝,不一會,就有人來叩門,安妮打開了門,那位秘書也換上了禮服,站在門口,道:「佟雅夫人有請!」
木蘭花三人一起走了出去,只見走廊上,樓梯口都侍立著穿了制服的僕人,態度十分恭敬,她們走下了樓梯,踏著青綠色的條文舖瑪瑙石的地板,走進了一間小會客室。
雖然被稱為「小會客室」,但是也極其寬敞,這間會客室的陳設,是純本國情調的,她們在籐織的椅子前坐了下來,佟雅夫人還沒有出現。
接著,她們就聽到在會客室外,傳來了一下又一下的呼喚聲,叫的是本地語,木蘭花可以聽得懂,那是僕人在叫:「佟雅夫人到!」
那位秘書立時走到了門口,半彎著腰,為了禮貌,木蘭花、穆秀珍和安妮三人也站了起來!
會客室的門是早打開了的,等到那位秘書也叫出了同樣的話之後,兩個少女,傍著一個麗人,已經出現在會客室前的門口。
木蘭花、穆秀珍和安妮三人都呆住了!
穆秀珍曾經說,佟雅夫人一定是一個「極難相處的老太婆」,木蘭花和安妮對穆秀珍那樣的說法,雖然未必同意,但心中也一直認為這位佟雅夫人,一定是上了年紀的老婦人了!
可是這時,儀態萬千地,在侍女扶持下走進來的,卻是一個極其動人的少婦!
她至多不過二十上下,身形修長,頭髮像是軟緞一樣披在肩上,她的皮膚,柔滑得就像是最好的象牙,她的眼睛,烏黑得像是兩顆寶石,她是一個美麗得難以形容的美婦人!
木蘭花等三人,一看到她的時候,還在疑心她不是佟雅夫人!
佟雅夫人也在向前走來,在她的臉上掛著十分淡雅的微笑,在高貴之中,有著一種親切,但也由於她高貴的神態,是以,這種親切也是有距離的。
佟雅夫人來到近前,才道:「三位請坐!」
她說的是一口極其標準的英語,這證明她受過高深的教育!
穆秀珍呆呆地望著佟雅夫人,她是個心直口快的人,禮儀對穆秀珍來說,是不起作用的,她在坐下之後,由衷地道:「佟雅夫人,你真美麗,我在未見你之前,還以為你是一個老太婆!」
佟雅夫人微笑著坐了下來,道:「謝謝你!」
她在坐下之後,道:「我想,你一定是穆秀珍小姐。」
穆秀珍高興地道:「對了!」
佟雅夫人又向木蘭花望了一眼,她始終帶著微笑,可是在那一剎間,木蘭花突然感到,她的雙眼之中,似乎有著一種難以形容的憂鬱,而她那種高貴的微笑,也像是在掩飾著什麼!
木蘭花的這種感覺,當然是沒有什麼事實支持的,她只不過有這種感覺而已。
木蘭花立時說了幾句客氣話,然後,轉入正題,道:「夫人,我們看過那位美國工程師的勘察報告,覺得很滿意,但是,在正式簽合同前,我們希望由他帶領著,到礦山先視察一下。」
佟雅夫人皺了皺眉,她微微低下了頭,聲音變得很低沉,道:「真不幸。迪遜先生已經死了!」
木蘭花陡地一震,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而佟雅夫人已經抬起頭來了,說道:「我自然歡迎你們前來,但是請問,為什麼雲三風先生不來?」
木蘭花沉聲道:「雲三風先生已經去世了!」
佟雅夫人在聽了雲三風的死訊之後,她的反應,遠比木蘭花聽到了那個美國工程師迪遜的死訊之後,更來得震驚。
她直挺挺地坐著,在她美麗的雙眼之中,淚花亂轉,她顯然是在竭力抑制著她心頭的哀痛,不使淚水落下來,也正由於如此,是以她的神情,看來更是悲切,更令人覺得心酸。
木蘭花的心頭陡地升起一股疑慮,佟雅夫人和雲三風只不過是一宗交易中的主方和客方的關係,而如今,聽到了雲三風的死訊之後,她這種豐富的感情似乎太過分了!
會客室中維持著沉靜,連最愛說話的穆秀珍,也因為心中的錯愕,而說不出話來。
佟雅夫人慢慢站起身來,轉過身去,對著一幅金絲織成的帷簾,過了好一會,她才道:「真是人生如朝露啊!」
木蘭花道:「夫人,請問那位迪遜先生。是因什麼致死的?」
佟雅夫人又呆了半晌,才道:「他是在叢林中得的病,你們知道,礦山在叢林中,而熱帶叢林之內,是什麼古怪的事都可能發生的。」
木蘭花站了起來。來到了佟雅夫人的身後,道:「我不明白夫人的意思。」
佟雅夫人的聲音已恢復了平淡、高貴,顯然她已經成功地抑制了她內心的感情,她道:「我的意思是,在熱帶叢林之中,有許多致命的傳染病,是現代醫學的研究範圍之外的!」
佟雅夫人轉回身來,木蘭花的心中仍然充滿了疑惑,她還想再問幾個問題,但是佟雅夫人已然吩咐道:「晚餐準備好了沒有?」
那秘書立時鞠躬,道:「隨時聽候吩咐!」
佟雅夫人道:「請接受我的款待,明天一早,我替你們安排行程,你們要經歷大約十四小時的汽車旅程,到達我的別墅,那裡有直升機,可以帶你們去礦山。」
木蘭花吸了一口氣,道:「誰帶我們去?」
佟雅夫人並沒有立時回答,過了好一會,才道:「會有人帶你們去的!」
秘書又鞠躬,請各人離開會客室,木蘭花、安妮和穆秀珍三人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有說不出來的疑惑。

 

倪匡 作者作品表

木蘭花傳奇(28)神蹟

木蘭花傳奇(27)魅影

木蘭花傳奇(26)碧玉船

木蘭花傳奇(25)詭局

木蘭花傳奇(24)還魂

木蘭花傳奇(23)魔畫

木蘭花傳奇(22)鬥古城

木蘭花傳奇(21)龍宮

木蘭花傳奇(19)奇石

木蘭花傳奇(20)黑洞

木蘭花傳奇(18)局中局

木蘭花傳奇(17)吃人花

原振俠傳奇之奇緣【珍藏限量紀念版】

原振俠傳奇之寶狐【珍藏限量紀念版】

原振俠傳奇之血咒【珍藏限量紀念版】

木蘭花傳奇(16)闇夜

木蘭花傳奇(15)鬥魚

木蘭花傳奇(14)鑽石局

木蘭花傳奇(13)黃金劫

木蘭花傳奇(11)天外恩仇

還有... [顯示所有作品]

2024年6月中文新書 同類商品


馮素波隨筆 峰波情未了

Zolima Culture Guide #1 - 石漢瑞的香港

求生欲UP!職涯諮商師的100好感傾聽術

青少年身心調整法:自我調節&放鬆自律神經

中年之路:穿越幽暗,迎向完整的內在鍊金之旅

食南之徒

四環

機場解體新書:圖解機場相關大小事

自律神經名醫親自傳授:用好心情創造好人生

園部俊晴臨床經驗彙整 膝關節物理治療實務

你真的存在嗎?一分鐘掌握古今中外思想的哲學入門課

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蘇聯史筆記通

鋼彈兵器大觀:新機動戰記鋼彈W Endless Waltz 敗者們的榮耀篇

Q小子智FUN世界 6

不准碰!這些都是我的

鵝教授上課啦!用科學揭開 三隻小豬 的祕密

每日懷疑人生一百萬次

榮格論脈輪:1932年昆達里尼心理學研討會筆記

31天的都市自癒書

衛斯理六十周年紀念集:衛斯理一甲子

還有... [顯示所有書籍]

* 以上資料僅供參考之用, 香港書城並不保證以上資料的準確性及完整性。
* 如送貨地址在香港以外, 當書籍/產品入口時, 顧客須自行繳付入口關稅和其他入口銷售稅項。

 

 

 

  我的賬戶 |  購物車 |  出版社 |  團購優惠
加入供應商 |  廣告刊登 |  公司簡介 |  條款及細則
 
  香港書城 版權所有 私隱政策聲明
 
  顯示模式: 電腦版 (改為: 手機版)